励志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龌龊(6)_散文网

来源:励志故事网   时间: 2021-08-28

国庆节马上就要到了,林俊答应秋兰陪她好好地玩玩儿,给她买几套时装。这当然需要钱。如果不是搞家教,他连两人平时的吃喝都顾不过来,更别说逛街买衣服。所以他很郭红,给了他个面子,让他活得基本上还像个男人。

国庆节前一天刚好是周日。为了郭红,他想买件礼物送给她。买什么好呢?人家有钱,送上档次的东西只怕也不希罕,何况他也承受不起。想来想去,最后他决定买一只烟灰缸。因为他发现郭红抽烟时用的烟灰缸很一般,他很容易买到一只比它好点的。

主意就这么定了。这天晚上,他比往常早去了40多分钟,想给郭红一个惊喜。

到了郭红家门前,正想敲门,却听见屋子里有的叫声。那叫声像是之至,又像是舒服至极。时高时低,连续不断,叫得林俊浑身发热。

“我靠!肯定是她老公回来了,正干那事儿。瞧她叫得那么浪!”林俊吞了口口水,走下楼去。他想还是准时去的好,免得坏了人家的事儿。于是他就坐在楼下不远处的一座亭子里,一边留意郭红家里的动静。

6点40分,郭红家的门开了,走出一个40岁左右的男人。郭红在门口和他吻别,屋子里一道灯光正照在他俩身上。(治疗癫痫病好医院 网:www.sanwen.net )

那男人一边吹着口哨一边下了楼。这男人干吗出来?平时一年到头不在家里呆,好不容易回来了也不好好陪陪老婆。林俊在心里纳闷儿。

看看快到7点了,林俊重新走上楼,敲响了郭红的家门。

“你来了。”郭红笑着说,脸上还有一抹残红。

林俊进屋子坐定后,问:“你家先生回来了吗?”

“没有。”郭红给他拿来一瓶可乐,又警觉地问,“你怎么问起了这个?”

“啊,我随便问问,到国庆节了嘛!”林俊赶忙说,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唉!他请都请不回来,老是说忙。”郭红叹着气说。

林俊看了看四周,没发现陈小琪,就问:”小琪呢?”

“啊,她刚才打电话来,说要晚点才能来。”

林俊也不在乎,反正到了他就走,钱照样拿,不来也好让她省点儿心。

“啊,对了!郭小姐,我给你买了一只烟灰缸。”林俊突然想起给她买的礼物,从包里拿出一只水晶烟灰缸来。

“嗨,你这是干什么,还要你破费!”郭红显得有些意外,但还是很高兴。

两人正说话间,陈小癫痫的治疗费用琪来了。还未进门,就高喊,我来了!走进屋子来,发现林俊正笑着望着她,不好意思地说:“林老师,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没什么,我也刚来。”林俊笑着说。

陈小琪今晚穿一件白色低领紧身衣,下身则穿着一条牛仔裤,整个人看起来苗条又活力。

“林老师,今晚我们不补课行不行。明天就是国庆节,我们今晚一起出去玩玩儿吧。”陈小琪现在在林俊面前一点儿也不拘束了,在他眼里,林俊就是一个比他大几岁的帅哥而已。她有时甚至还故意把自己搞得性感暴露,在林俊面前晃来晃去,见到林俊脸红,就在心里偷偷地得意。

“这……”林俊有些为难,等郭红发表意见。其实这个建议对他来说当然很有吸引力。

郭红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尽,很好,就大方地说:“也好,小林这段时间辛苦了,今晚我请你们吃烧烤、唱卡拉OK。”

“太好了,谢谢表姐!”陈小琪高兴地跳了起来,走上前去抱着郭红使劲儿地亲了一口。

“你这疯丫头!”郭红笑着骂。

两个女人玩儿起来没完没了,像是刚从监狱里放出来,要最大程度地拥抱自由。陈小琪酒量惊人,喝了不下五六瓶冰啤,歌儿也唱得好极,跟原唱差不多。要是她学习也这么优秀就好了,林俊看着她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癫痫科预约电话想。

郭红则表现得很安静。默默地喝着酒,显得心事重重。唱歌儿的时候也只是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俩唱,眼里生起一片水气。

回来的时候陈小琪又唱又叫,看样子是喝得差不多了。上车时郭红坐在了前排,把后面留给了林俊和小琪。一坐进去陈小琪就软软地靠在林俊身上,一副晕晕的样子。郭红瞟了他俩一眼,什么也没说。

一路上陈小琪呓一般说着胡话,最后干脆仰躺在林俊的大腿上睡着了。除了秋兰,林俊还没有和别的女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她的乳房在微微地颤动,酒气和着香水的味道在车子里散发弥漫。他那很久没有勃起过的东西被唤醒了,一顶一顶地在腿根冲撞着。车窗外,霓虹灯成了一道道彩色的流烟,整座城市流光溢彩,像极了女人的媚眼。

林俊心跳地吞了一口口水,看看前面的郭红,她靠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他悄悄地将手伸向陈小琪的胸部,隔着衣服试探性地摸了摸。她没有任何反应。林俊便大胆了,放肆地揉捏着那两只半大的馒头。陈小琪哼了一声,但还是任由他捏着。

“也许她根本没有睡着!”林俊这样想后,更兴奋了。虽然脑子里瞬间掠过一丝羞愧,觉得自己太龌龊了,但那两只的嫩乳却像是生满了磁力,粘着他的手,想扯也扯不开。

他越来越用劲儿了,真想把她的衣云南有癫痫医院吗服扒光,马上把她干了,狠命地干。他的体下胀得极为难受,但他只有忍耐着,只在手上加大力度和频率。

陈小琪还是没有反应,她的沉默鼓励了林俊。他确信陈小琪没有醉,这会儿正和他一起偷欢。于是他干脆将一只手悄悄地伸进了她的衣服内,探入乳罩,握住了那团鲜嫩的肉。那种感觉让林俊觉得新鲜又刺激。他看见小琪的嘴巴张了张,舌头微微地伸了出来。他再也不想顾忌太多了,马上将自己的嘴唇堵了上去,贪婪地吸着。小琪的舌头那么地甜,让他难以自制。

陈小琪果然没有睡着,她轻轻地扭动着身子,舌头积极地迎合着林俊,也在拼命地吸着他的嘴唇。

“小骚货!原来你是有意在勾引我。”林俊在心里兴奋地叫。

时间在他们的偷欢中过得飞快。他们远没有,车子已经到了郭红的公寓楼前。

林俊扶正小琪,气喘吁吁。陈小琪红着脸,假装在看车窗外的风景。

“到了,下车吧。”郭红说。

林俊没有送她们上楼,匆匆告辞。

“怎么样,爽吧?”郭红看着林俊的背影,笑着问小琪。

“还可以,不过肯定比不上你!”陈小琪尖叫一声,边跑边笑着说。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玛钢科技园印象_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fodkj.com  励志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