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山鼓谣(16)-

来源:励志故事网   时间: 2021-04-05

    骂就骂呗,反正骂又骂不死人。我只想寻一个安静的地方唱我的打鼓歌谣。
    歇铺上的人都说我自三诘死后就是个疯子了。可是,我很清楚,我没有疯,我心里跟明镜一样。世事在跟我的预感一样一步一步地变成了现实,仿佛在一夜之间,歇铺的面貌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歇铺在大搞建设,谷姓这边建起了鳞次栉比的新楼房,土街铺上了平平整整的水泥路,新来的乡党委书记很有魄力,通过征收拍卖再征收拍卖的方式把政府办公楼前谷姓地盘上的土地变成了鳞次栉比的楼房和横七竖八的水泥街道。北山上甚至有整村的农民进行了整体搬迁,歇铺的常住人口平空添了一倍有余,往常的平静已经不复存在了,代之而来的是商贩的叫卖声和自店铺里传出来的现代流行的摩登音响。顺便交代一下,谷明福家旁边的那块地一开始便被谷进财以极低的地价给拍买了下来,那里已成了歇铺的街道中心,地上已建起了一栋三层楼房,红红火火地办起了一家上档次的酒店,乡里村里招待来客终于有了一个拿得出手的去处。酒店里经常是高朋满座,杯光酒影。与酒店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酒店旁边谷明福家那间破旧的木门面房,明福叔的老婆胡月娥因患了血崩之症整日躺在床上呻呤,吃了很久回春用包衣〈胎盘〉粉末泡制的药丸仍不见好。
    谷进财蹴在酒店的后门口杀一只刚自北山上村民手里买来的老乌龟,老乌龟被开肠破肚,惨不忍睹。进财一边杀龟一边哼唱着流行歌:“长路奉献给远方哎,玫瑰奉献给爱情,我拿什么奉献给你哎,我的爱人……”我凑过去看那被剁下来的龟头口在一张一合的,便问:“王八在唱歌哩?”进财顺口接了句:“是哩。”“哪听不到王八唱打鼓歌谣?”“没学哩,当然不会唱。”我又问:“王八戴帽子没?”“没戴。”“快孩子睡觉突然抽搐口吐白沫看,戴了。你看那龟头上一坨绿绿的东西就是帽子。”进财提了剁下的龟头在手里看,果然看到了一坨深绿色的东西巴在龟头上,抬起头来看到是我,这才回过神,便破口大骂。站起身来,一边手里提着龟头,一边起脚要追我打。我大笑着,一面跑一面大叫:“王八手提龟头要打人了!”
    日子在一天一天的向后过,二狗的危机感已经越来越紧迫了。一方面,打鼓歌谣已经在歇铺人的生活里一天天地淡漠了,先进的现代文明已经渐渐取代了土生土长的文明,再没人在锄山时或是耘禾劳作时请人帮工打鼓唱歌鼓劲。到田地里劳作慢慢地被人看作是没出息的人。大家在争着致富,只要能挣到钱,礼义廉耻可以不顾。有一种奇怪的现象,那就是:笑贫不笑娼!另一方面,二狗的温泉汤池在歇铺已经不是独一无二的了。人们虽说不顾礼义廉耻,可是,表面上还是装模作样的,说男女混浴太不雅观,有失文明体统。于是,二狗便把温泉汤池一分为二,中间砌了墙间开。然而,古老的汤池终究无法让现代的文明人满意,大家说石砌的温泉汤池不卫生不讲究。有人提议由政府出面,收购二狗的温泉汤池再进行温泉开发,提议得到了很多人的赞同。对二狗家那老旧的温泉汤池,乡里已经作出了祥细的征收规划,准备放出榜去招人进行温泉开发。正在这个节骨眼上,古学尧家的大儿子古清在自家住的房子里竟挖出了一个温泉眼,跟着,住在二狗周围的几家古姓人各自在自家住的房子里也挖出了温泉眼来。挖出温泉眼的人家便建起蓄水池,让蓄起的温泉水象自来水般流进一间间小猪笼一样的漂亮汤池里,轮流洗澡轮流换水,虽说花的泡澡钱越来越高,但卫生讲究,能让人接受。所以,每到冬春时节,山里山外的人携妻带子,呼朋唤友来泡温泉,成了歇铺一道亮丽的风景。而二狗家那老旧的温泉汤池已门可罗雀,没有几人光顾,只在傍晚时分,那些老实巴云南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 癫痫的治疗医院交的庄稼人才花上极少的钱塞给二狗,进汤池里洗去一天的疲劳。
    就在这个时候,在我至今想来,二狗做了一个非常英明而又伟大的决定:他提议邀请我一起抄写打鼓歌谣。我感动得涕泪横流。
    抄写打鼓歌谣,由我当仁不让主笔。那天晚上,二狗洗好澡焚了三拄香,站在堂屋的桌案前祷告一番,然后把毛笔郑重推到我手上。我俩相视无语,眼里都有一种高尚的东西在流淌。最后,我说:“二叔,你真伟大!你领导我在做着一项泽被后世的伟大工程哩。”二狗一脸的庄严神圣,“我在做一件祖辈没有完成的大事哩!”说来真怪,那天晚上的月亮竟比平时圆了许多,歇铺的每个角落都披上了一层银灰。那以后的一段日子里,二狗和我跟已经进学校读书的夏灵儿一起用功抄写心里早已记下的打鼓歌谣。夏灵儿很聪惠,声音如百灵鸟般婉转,等我抄完我跟二狗心里记下的歌谣,夏灵儿竟都能熟记于心,唱出的音韵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空灵,让人心醉。打鼓歌谣被抄写了厚厚的两大本,虽然字体歪斜,白字连篇,但字里行间处处透着灵动。完笔的那天,二狗买来酒肉,我们弹冠相庆,打鼓歌谣轮番相和,直敲得山鼓阵阵,唱得天地动容。
    古学尧梗着脖子在古姓的老石板街上从东头走到西头又从西头走到东头。日头白花花的,地上的热气象长出的草,仿佛能看见一根一根的在摇晃。这段时间,学尧心里有两个难以解开的结:一个是大儿子古清自从挖出温泉眼后,周围几家也挖出温泉眼的人家在去冬今春汤池里就招了几个出卖肉体的女人陪洗,生意眼见一天比一天的好。古清看在心里也就眼红了,跟古学尧商量了几次,想趁着地利之便做做皮肉生意,都被古学尧骂了回去。眼见秋来冬至,古学尧的心里越来越惶然不知所措;另一个结就是小长治癫痫病治疗贵吗儿子古雨分配工作后,不想娶秀珍做老婆了。可是,以古学尧一惯的在家里的权威,古雨终究是答应下了这门亲事。
    我原本是不想参加古雨和秀珍的婚礼的,可是架不住二狗生拉死扯地拖进了老祠堂。
    初秋的时光里,白花花的日头在头顶上悬,晃得眼里满是栖惶的影。对着满眼栖惶的影儿我想了一路:秀珍,秀珍,你要是跟古雨能够幸福长远,那就请这白花花的日头为你俩做个见证。然而,在我跟二狗进祠堂大门的那一刻,那白花花的日头被不知自哪里飘过来的一道黑云遮住了,满眼里竟是一片的乌暗。黑云一遮住日头的光亮,北山鸦头崖上的乌鸦就飞到歇铺的上空来。我是不喜欢乌鸦这种难看的飞鸟的,一直以来,乌鸦一飞临歇铺,歇铺就会有不祥的事儿将要发生。乌鸦站满了古姓老祠堂大门顶上的墙头,群伙而的叫唤:“乌哇,乌哇。”乌黑的乌鸦跟老祠堂乌黑的门顶成了一个颜色。这个时候,在乌鸦的叫唤声里,秀珍披了红嫁衣就跟古雨拜了天地。
    我是怎么了,是不是患了痴病只知道胡言乱语了。在我深爱着的女人秀珍大喜的日子里,我该为她祝福才对,那样才显出我有一种宽阔的胸襟。可是,世事往往是不如我所愿的,我应该往好处着想才是,那样,才是我为人处世的本份。
    我曾经听到谷诗贵在看坟茔风水时说过,人是轮回转世的,这一世是人,前一世或许是一条狗,下一世也许就会成了一只任人宰割的猪,各人以各人的修行高低来决定托生来世。所以我老觉得我跟秀珍前世是有关系的,或许是我前世欠了秀珍的人情、猪情、或是狗情,所以这一生要让我牵肠挂肚,暗恋于心!
    不说了,扯远了,还是说说古达州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的好雨吧。
    歇铺的事情从来都是松皮耷拉的,既没有一根主线也没有一根辅线,大家各敲各的鼓,各打各的锣,但接受新生事物却很快,赶新潮。比如东家新买了彩电西家新买了音响,那麽,不出三天,百分之八十的人家便都要添置。人们在憋着心劲的过日子。也就在这个大家憋着心劲过日子的初春里,古雨从县采茶剧团回来了,分配到乡文化站工作。原因很简单:县采茶剧团终究因适应不了新潮流出不了新剧散伙了。据说散伙的那天,剧团里的几个知名老演员哭得涕泪横流不能自制。也就是在县剧团散伙过后没几天,二狗做出了那个英明而伟大的决定:把打鼓歌谣用文字记录下来。
古雨在考入县采茶戏班学习的那两年,心气神儿便渐渐地浮躁了起来。班上俊俏而聪慧的女孩儿多,接触的时间多了,古雨便慢慢地对歇铺的秀珍淡了。好在秀珍没过多久就不读书到南方打工去了,俩人很难得见到一次面。时间一长,古雨便没了娶秀珍的心思。在剧团唱过几年戏后,没成想剧团说散就散了,分到了本乡文化站来工作。古雨是个心气厚的人,戏唱不成了便也就怨,怨唱戏的福薄,成不了大事赚不了大钱,一般的工作在有钱人眼里都是狗屁不如。于是,在乡文化站工作的时间里,便不务正业,一门心思的羡慕那些外出打工赚了大钱的同龄人。因而更对以前夏荷搜取打鼓歌谣的事情淡漠了,整天只是游手好闲,前街看看打牌,后街玩玩游乐,高兴的时候哼几句采茶戏,不高兴的时候看谁都不顺眼,在乡文化站上班也只是虚有其表,有几次都被乡党委书记在会上点名批评。古学尧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为了能稳住古雨的心,便找谷诗贵提亲,要娶秀珍为小儿媳。好在秀珍这几年来在外是在厂里做事,一直以来对古雨都没有放下心,于是就答应了这门子亲事。所以我说:爱情是个屁,来来又去去,无趣!(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fodkj.com  励志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