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孕育文学艺术的神秘土地文学小说www.hlmsw.cn,女子拒绝在公司哺乳遭解雇

来源:励志故事网   时间: 2021-04-05

  定西历史悠久,很早就有人类繁衍和生活,成为中华民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也是一块孕育和成就艺术的神秘土地。
  定西地处西秦岭余脉和黄土高原结合部的高原丘陵地带,激荡奔涌的洮河、渭水,广袤浑厚的黄土旱塬、岷山陇川,不仅孕育了马家窑文化、寺洼文化、辛店文化等灿烂夺目的史前文化,也传承了汉唐古风和丝绸之道的光辉历史。秦汉有“畜牧为天下饶”之记载,隋唐有“天下富庶莫如陇右”之美誉。
  定西处于交通要塞,从秦代的驰道、汉唐的丝绸之路、宋至清代的驿道,到近代修建的西兰、甘川公路,以至成为陇海交通大动脉的陇海铁路、�f柳、天�f、兰临、平定高速公路,无不由此通过。一直为中原连接西北边陲,甘肃通往四川地区以及中华民族同西亚及欧洲进行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
  定西也是中华各民族交流与融合的主要流域之一。先秦时的诸戎,两汉时的诸羌,东晋时的匈奴、鲜卑、氐、羯,唐宋时的女真,元代的蒙古族和回族,清代的满族,各族人民栉风沐雨手胼足胝,共同劳动,创造了独有的多民族文化。
  定西历代为兵家必争之地。战国秦长城首起于古临洮,横跨临洮、渭源、陇西、通渭四县,跨沟越岭,婉若游龙,绵延三百公里;秦代万里长城的西端起于今岷县;三国时期蜀汉名将姜维与曹魏大将郭淮、王�U交战于狄道;唐代名将哥舒翰曾征战于洮河流域;北宋王韶开拓通远军、熙河路于今陇西、临洮、渭源等地;明代徐达大破元将扩廓帖木儿于安定沈儿峪;清末左文襄公经营西北曾驻跸于安定。民主革命时期,定西大地也曾写下了光辉的历史篇章:1917年在狄道爆发的甘肃护法运动,是甘肃近代史上惟一一次孙中山直接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民国二十年(1932年)7月,西北军十七师二十旅补充二团一营奉命由定西城前往兰州抵达�f口宿营举行了�f口兵暴,唤起了陇原人民新的觉悟;1935年至1936年,中国工农工农红军长征途经定西诸县(区),1935年9月中共中央在通渭榜罗镇召开了著名的“榜罗会议”,作出了把红军长征的落脚点放在陕北的英明决策;1943年甘南大起义,陇中人民揭竿而起,壮大了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的革命大军;解放战争时期,这里是陇右地下党进行革命活动的主要根据地,在血与火的斗争中,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
  定西自古人才辈出,为世人瞩目。从文化名人、清官廉吏到帝王将相,可谓灿若群星,光耀史册。汉代著名武将廉褒、辛武贤、辛庆忌、庞德,后秦君主姚苌、姚兴,西凉武昭王李�保�北魏名臣李冲,唐代宰相赵�Z、李石,军事家李晟、李�澹�宋将王德、河北五马山寨义军首领马扩,元代开国功臣汪世显,清代第一名将岳钟琪等勋业卓著,名昭千古。东汉夫妻诗人秦嘉、徐淑的文学作品,文笔清新,情真意挚,开魏晋六朝骈俪之先河;十六国时期王嘉的志怪小说《拾遗记》,文墨靡丽,成为小说在唐代正式出现之前的最高形态;中唐时代李公佐、李朝威、李复言之传奇,曲折奇丽,脍炙人口;五代牛峤、牛希济叔侄之词作风流蕴藉,堪称花间词派之佳作;金代邓千江的名篇《望海潮》一词,被杨慎誉为“金朝第一”;明朝金銮的散曲清园流亮,负有盛名;清代张晋、吴镇、张谦、李南晖、牛树梅、马疏、王作枢、李景豫的诗词雄浑雅致,为时人所推崇;王了望的书法卓尔不群;李桂玉的弹词《榴花梦》优秀见长;安定知县许铁堂清廉而有文采,名垂千古;近代学者张维治学严谨,其史学、金石学也成就卓绝。
  民国时期,狄道人黄文中被保送日本留学时,翻译《日本民权发展史》一书,以译文史料翔实,文情并茂著称。民国元年(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南京临时政府成立,陇西人祁阴甲担任孙中山临时大总统留后处秘书,定西各县通电承认共和政府;民国元年3月24日,甘肃省临时议会在兰州文庙教育会旧址(今兰州第二中学)举行成立大会,狄道人李镜清被推举为议长,在甘肃近代史上留下不朽的英名。书画人才更是荟萃济济,其中裴建准书法雄浑苍健,俊丽刚劲,别具风格,是甘肃颇负盛名的书法家。李景豫书艺俊逸苍劲,为西北地区书法家中少有的杰出人才。张三观书法用笔圆润洒脱、遒劲健挺,石怀章书法刚健深沉、行草流畅自如,郭蕴芩书艺俊逸洒脱、刚柔融汇,闻名陇上。李景豫绘画诗书三绝,周剑明的虎神似,牛兴元的葡萄,令雨田、康屏侯的花卉,霍维鼎的竹子,均构思新颖,笔意洒脱,各具特色,民间大量珍藏,深受广大群众的称誉。
  与时俱进,定西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伟大旗帜的召唤下,新文学的火炬,熊熊燃烧,上世纪四十年代,被誉为陇上文学“托荒牛”的夏羊,以血泪与爝火的激情,喊出了贫苦大众的呼声,名播陇坂,取得了公认的成就。临洮籍著名小说作家林漫(解放后启用新笔名李满天),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开始发表作品,长期生活于河北农村,著有短篇小说集《力原》、长篇小说三部曲《水向东流》、《水流千转》、《水归大海》等。军旅作家、诗人漳县籍人杨伯达,师从民主人士闻一多,长期扎根新疆,写出了传世名篇《飘动的篝火》,成为定西文学的骄傲。
  “一唱雄鸡天下白”,定西在1949年“8·26”炮火的前夜,8月全境解放,迎来了新时代的朝阳,也掀开了以社会主义思想为旗帜的定西当代文学的新篇章。甘肃话剧团编剧汪钺参与编写的话剧《在康布尔草原上》首次获得文化部奖励,话剧《岳飞》更是他向中国剧坛奉献的一部传世力作。
  在文学创作方面也取得了重要成就,特别是诗歌和短篇小说。定西籍作家和文学作品也走向了全国,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涌现出了在漳县生活湖南籍作家何岳的短篇小说《闷杵杵前传》,通渭籍作家清波(苟国治)的短篇小说《张娃子回来了》、《李宝林》、《贺喜》等,以浓郁的生活气息和清新朴素的风格引起甘肃乃至中国文坛的瞩目。定西籍诗人何来上中学时,在《少年文艺》发表的儿童小说《入队》,开辟了校园教育作品的先河。
  定西籍人在保卫、开发、建设新疆的过程中,与各民族兄弟姐妹并肩携手,谱写了一曲曲民族团结的光辉篇章。在文学创作方面,也显示出了非凡的艺术才华。安定籍人洋雨(杨玉才)随军进疆,在诗路上终身跋涉,主编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文学杂志《绿洲》,成为中国新边塞诗西部著名诗人之一。渭源籍人朱英武,15岁随军进疆,处女作《向着火光前进——献给中国人民解放军进疆40周年》在《民族团结》杂志发表后获二等奖,曾用汉文和维吾尔文翻译审定了维吾尔乐章《十二木卡姆》,并审定了赛福鼎·艾则孜的维吾尔文长篇小说《天山雄鹰》汉文译本。临洮籍人刘发俊,1949年8月参军进疆,从1961年开始,历时34年,参加完成居素甫·玛玛依演唱本八部18册柯、汉文《玛纳斯》的出版,把中国的《玛纳斯》推向世界。临洮籍人赵世杰,1952年在二军教导团学习维吾尔语,毕业分配到南疆区党委组织部,在阿克苏县浑巴什区参加土改返回队部的路上听到维吾尔老人讲阿凡提捉弄财主的故事后,产生兴趣,并搜集翻译整理100多则,编为《阿凡提的故事》,1958年由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1960年至1962年,他在托克逊县劳动改造,在一位宗教人士家中发现一册手抄本阿凡提故事200多则,从中选译整理出二三十则,以笔名“党牛”在《人民日报》副刊开辟《阿凡提的故事》专栏配插图刊登,后来,《光明日报》、《长江文艺》、《儿童时代》等20多家报刊登出由他译的“阿凡提故事”100多则,1963年由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在国内出现了“阿凡提热”。后来,《阿凡提的故事》用法文、西班牙文、孟加拉文等多种外文出版,发行国外,为中华民族民间文学塑造了“阿凡提”这个光辉的艺术形象。渭源籍人小说作家张武在宁夏生活写作,1965年在《人民文学》发表短篇小说《红梅和山虎》、《宁夏文艺》上发表《两个羊把式》,闻名宁夏文坛。通渭籍女作家邢院生创作了短篇小说《寒夜》《天空,已是朝霞满天》,发表于《芒种》1980年第10期和1981年第4期;她长篇小说《叛女》,1982年由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并于1983年再版,在全国较有影响。在中国文学史上,清末之后,描写旗人贵族荣衰之作很有一些,但在历史递进中,描写旗人贵族的演变、升沉,与中国现代革命水乳相融者,并不多见。《叛女》及其姊妹篇在这一文学领域填补了空白。她的《动荡三部曲》的第二部《女伶》,1989年由华文出版社出版,是《叛女》的续篇。第三部《伶仃》,1993年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 2007年,根据她自传体小说《叛女》改编成同名电视剧《叛女》。渭源农民作家任国一的短长春治疗癫痫哪个医院效果好篇小说《春苗秋实》、《红杏出墙》小有反响。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从这片贫瘠的黄土地上走出了何来、杨文林、李云鹏、吴辰旭、任国一、张祖赞等一批卓有成就的诗人。战士诗人杨文林深入北疆边防,创作出了北疆风情的《战士的心》、《深山里的哨兵》等优秀诗篇,并任《甘肃文艺》负责任、总编辑、《飞天》文学月刊主编。上世纪五六年代步入诗坛的何来以其聪颖的才华,大学时代在《诗刊》发表《烽火台抒情》,后又发表《我的大学》,成为甘肃诗坛极有成就的诗人。几乎与何来同时进入诗坛的李云鹏,五六十年代中期,他还是一位远戍塞北的15岁小战士时,就写出了响彻陇原的长篇叙事诗《牧童宝笛》,一位青年诗人横空出世,成就了一位热爱关心文学的诗人和编辑家。60年代与何来一起成长起来的诗人吴辰旭,在甘肃诗坛产生了一定影响。农民诗人任国一,从1959年开始诗歌创作,以写小说为主,抒情诗《揽羊工》、《北雪映红心》,叙事诗《落凤》体现了他的诗歌成就,《渠畔抒怀》获庆祝建国30周年甘肃省文艺作品评奖文学三等奖。
  进入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由李云鹏、夏羊执笔创作的戏剧《砂田水旺》、张隽的眉户剧《三定线》,为甘肃戏苑增添了光彩。老作家清波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再次以短篇小说创作焕发了艺术青春,创作了《地音》、《寒夜》、《发生在我们生活中的事情》等较有影响的作品。作家王守义在演绎西部传奇的同时,创作出显露对社会问题严肃思考的短篇小说《鸣》、《黄金梦》、《纸皇冠》、《蜘蛛弯上的圣餐》等代表作。陈礼在不太多的短篇小说里寻求生活更深的内蕴,用写传奇故事的文笔对美好人性进行了严肃的挖掘,《奇遇》、《隔墙一枝南瓜藤》、《神秘的雪山圣湖》都是这一探索的实绩。曾经任定西秦剧团编剧的北京人邵振国以他带有浓郁西部风情的短篇小说《麦客》誉满甘肃文坛,荣获1984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当代》文学奖、《小说月报》百花奖,为新时期甘肃小说走向全国吹响了进军的号角。女作家牛正寰因其处女作《风雪茫茫》而一举成名,小说以1960年代前后甘肃渭河流域农村生活为背景,演绎了一则凄婉动人的悲剧故事,引起争鸣,并奠定了她在甘肃文学的地位。李百川在致力于儿童文学创作的同时,创作发表了《冰桥》、《昨夜星辰》、《归来》等短篇小说,以特殊创作的思维方式,原汁原味地反映“文革”后人们封冻的思想开始复苏,扭曲的灵魂开始矫正的审美倾向,《冰桥》获甘肃省庆祝建国30周年文艺作品评奖文学一等奖。小说作家王戈的短篇小说《树上的鸟儿》,1983年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飞天》文艺奖、陕西省首届文艺创作荣誉奖,《妈妈也还年轻》获西安市首届文艺创作一等奖。清波的《三访韩光》和《发生在我们生活中的事情》获甘肃省和《飞天》优秀作品奖。定西中学教师江苏籍人俞陶来在《儿童文学》发表的小说《出乎意料的一课》获《儿童文学》优秀作品奖和甘肃省语言学会奖。李泽民的小说《牛疙瘩卖牛》发表于1981年《陇苗》,被甘肃人民广播电台文学节目选播,著名文艺评论家谢昌余作了评论。渭源县文化馆干部管清娥的微型小说《啊,碧绿的……》会1983年《陇苗》优秀作品奖。陇西县百货公司张永成的《卦摊》、《老八赶集》在《飞天》、《定西文艺》发表,获得好评。1972年,王守义发表的儿童小说《雨夜的红灯》,是一篇主旨鲜明而又十分感人的作品。1977年,《甘肃文艺》第二期刊登的《踩浪少年》,是李百川奉献给孩子们的较为优秀的作品。小说从实际生活出发,揭示了新中国少年儿童的成长过程,提出了正确培养孩子的方法问题,他还创作了《蓝蓝的天》、《春天的花》等充满儿童生活气息的小说作品。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定西诗歌新人脱颖而出,芦凡的《春姑娘,请把犁头插亮》、郭建民的《太阳和月亮》、于进的《洮水流珠》《除夕夜》《灯下》、郝明德的《纸的联想》以及组诗《大山孕育的故事》《山村教师》分别获甘肃省第二、三次优秀作品奖,组诗《村民们的日子》获1985年《飞天》优秀作品奖、贵荣的民间故事叙事诗《水仙女》以及诗人夏羊的《水土保持诗抄》都产生了一定影响。稍后,被称为陇中五大钢铁诗人的冯诚、郝明德、于进、杨雄、王建勇等推出了《没有爱情的恋歌》以及剧本《小斑头遇险记》等不同凡响的作品。在甘肃颇具实力的诗人何来的《爱的磔刑》最让人称道,是一首20世纪80年代中国诗人灵魂的绝唱。李云鹏的叙事诗《血写的证书》以思索的深刻与格式的特别为诗坛增添了更加动人心魄的篇章,《花儿魂》也是他用花儿形式写成的叙事长诗力作。杨文林的《班长》、何来的《四姑娘的传说》和彭波的《神奇的传说》都是不可多得的作品。夏羊从1956年在《人民文学》发表《紫花苜蓿之歌》到1990年代的《希望的调色》,他“绿”的呼唤是一个永恒的主题。
  从1950年代到1970年代末,定西以至甘肃专事散文创作的作家一直很少,作家们大多是在写小说、诗歌、戏剧之余,间或涉猎散文创作。这一时期散文创作较有成就的作家有王守义、夏羊、李云鹏等,王守义的《乜园的菊花》是一篇以第一人称写的回忆性散文,过去和现实相互呼应,文章饱含深情,真实感人。另一篇散文《嫩薇和老蕨菜》,蕴含对黑暗旧社会的强烈控诉,对光明美好生活的热切向往。夏羊的《莲花山的莲叶儿》,借洮河两岸歌手们嘹亮的歌声,表现农民战胜灾害和困难的豪情、歌颂社会主义社会美好幸福的生活。李云鹏的《晶莹如玉的心》,表达高原人民对周总理的衷心爱戴,周总理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定西籍广大文艺工作者以高度社会责任心和使命感,满怀激情地反映了建国以来各个历史时期的社会生活,表现人民群众在革命和建设中所表现出的优秀品质和高尚情操。汪钺参与执笔的话剧《在康布尔草原上》真实地反映了建国初期少数民族地区剿匪建政的民主改革运动和建设民族关系新秩序的历史进程,深刻揭示了藏族社会历史变革的客观规律,为民族团结和共和国统一唱了一曲赞歌。他与人合作的电影文学剧本《黄河飞渡》,1959年在全国上影,极大地鼓舞了甘肃创作人员投身电影的勇气。王志、高平根据汪钺同名电影文学剧本改编的歌剧《咫尺天涯》,甘肃歌剧团于1988年7月,在青海举行的西北五省音乐周“西海音乐会”上首演,反响很大,进京参加建国40周年汇演,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及首都广大群众的赞赏,表明歌剧艺术在民族化道路上发展的前景。甘肃电影文学创作的另一个特色,是展现西部人民丰富多彩的生活画卷,陇西籍作家王守义是甘肃西部电影创作的佼佼者,他的“淘金三部曲”是甘肃西部题材电影剧作的代表性作品。其中《淘金王》1985年由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被文化部评为1985年19部国家好影片之一,曾在菲律宾举办的“中国电影周”和新加坡举办的“中国电影节”上展映,获上海电影制片厂“小百花”奖。《黄金大盗》1989年由长春电影制片厂摄制,剧本在1988年6月至1989年12月,由上海市文联、北京《文艺报》《中外电影》等12家单位联合举办的“庆祝建国40周年电影电视剧本征稿活动”中,被评为10部获奖电影剧本之一,名利第二。《血灯》1988年4月在西安电影制片厂主编的全国性电影刊物《大西北电影》上发表,1989年由甘肃电视台拍摄成电视连续剧,获大西北优秀电视剧奖。《骆驼神卦女》是王守义继“淘金三部曲”之后又一部富有特色的西部电影剧作,1991年由西安电影制片厂拍摄。牛正寰的短篇小说《翻过橡皮山》,1985年获首届敦煌文学奖,曾被西影厂列为电影组稿对象。邵振国的《麦客》被电视艺术家水天达改编为电视剧,产生了很好的影响。王志与人合作的大型歌剧《带血的项链》,参加国庆30周年献礼演出,获文化部颁发的创作三等奖。何来、李云鹏合作的大型歌剧《金峡飞虹》,作为定西地区的重头剧作,参加了1972年5月甘肃省纪念毛泽东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30周年文艺汇报大会,在省人民剧院连演三场,引起轰动。另外,李云鹏的《代理委员》、王吉泰与苑同禄的八场民族话剧《央金卓玛》、耿仁杰的《新编【创业】》《女皇梦》、邢振中的《骡马市上》、景生魁的《星星闪亮》、常孝行的大型话剧《金巴佛》,小戏曲《挑女婿》、路全清的《定亲酒》、张隽的《三定线》《山塬绿风》、张铎的《新苗叶翠》等在甘肃戏剧界也产生了一定影响。牛晋龄的民族舞剧《月光宝镜》参加全国少数民族文艺汇演,受到奖励,并刊于《陇苗》;歌舞《六月六》由临夏州歌舞团排练,参加全省文艺调演,评为优秀文艺作品三等奖。常孝行的《陇西云阳板》,1994酒泉哪里可以治癫痫病年参加在兰州第四届中国艺术节群众性广场舞蹈组合《陇原风》演出,获得巨大成功。
  上世纪80年代末到1999年,是定西文学艺术深刻变革和全面发展繁荣的时期。一批以中青年为中坚的小说作家,以其难得的敬业精神和脚踏实地的奋斗,中长篇小说和报告文学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邵振国在短篇小说《清明图》《九色鹿》《末花期》《毛卜喇之夜》《天圆地方》《黑沟》《在312国道旁》之后,用现代眼光近距离审视中国农村改革中社会生活风云和农民心理震荡,创作出了长篇小说《月牙泉》,相当真实地展现了20世纪末中国西部相对闭塞的农村和整个社会现实的变革,以及在复杂、艰难而又充满希望的生存环境中奋斗的中国农民和整个民族灵魂的裂变。在漳县教书育人的湖南籍作家何岳,是陇原多产的长篇小说作家之一。1980年推出了长篇历史小说《三军过后》后,相继推出了以他的故乡湖南武陵山区为背景的《半山樟树下》(1985)和《山竹》(1998)两部农村题材的长篇作品,1996年他的《老巷》是陇原城市生活题材长篇创作的重要收获,小说通过西北黄河边上的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老巷——状元巷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所经历的时代变迁,在相当广阔的规模上艺术地概括了当代城市人的生活及其精神走向。陈自仁20世纪9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创作了长篇少年小说《恐怖雨林》(获第五届国家图书提名奖、甘肃省第四届优秀图书奖)、长篇动物小说《猴徙》(获第五届国家图书奖、全国少年儿童小说优秀图书一等奖)、长篇游记小说《小霞客西北游》(获第十二届中国图书奖、第三届敦煌文艺奖二等奖)、系列科幻小说《蚂蚁人》《遥控人》《双脑人》《组合人》《超能人》《(获甘肃省第四届优秀科普作品一等奖)。此外,他还出版了现代历史题材一支被称为“汉月军”的农民武装对压迫者的英勇反抗和最终覆灭的上世纪30年代西北农村社会面貌的艺术概括的长篇小说《苍山遗恨》和系列惊险小说《离奇的绑架案》等六部。李百川的历史题材小说《莲花千子》(1993)写张仪潮起义,展示了极富特色的河西各民族的宗教和世俗生活,也以它选择陇原地域历史题材而值得注意。漳县籍人先在金昌后又到柳州的小说作家李万青,20世纪90年代进入小说创作,先后在《青年文学》、《飞天》、《中国西部文学》等刊物发表了《枣红马》、《救济粮》、《花花牛》、《乡公安员的一天》等几部短篇小说,作者用新写实手法营造的质朴氛围,勾勒了西部异域鲜为人知的生活原生态,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土著作家马步斗自1980年代后期先后创作了《大梁沟传奇(1987)、《李家铺外传》(1992)、《太平寨》(1998)等长篇小说。《大梁沟传奇》是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是一部史诗性的西北回族生活百科全书,填补了定西本土长篇小说的空白,更是甘肃回族文学的一个新的起点与标志。1988年,《大梁沟传奇》获全国少数民族省区文艺读物一等奖,还参加了第二届国际图书博览会,得到应有的殊荣。1999年问世的第二部长篇小说《李家铺外传》,是一部与张承志的《金牧场》和霍达的《穆斯林的葬礼》一起为新时期的回族文学筑起了一道绚丽的风景,把马步斗回族文学的创作推向了美学的高度。1998年完成的六十万言的鸿篇巨制《太平寨》,是作者站在现代文明的高度,跨越时空隧道,去探视当代回族农民灵魂深处的成功之作,荣获甘肃省第二次敦煌文艺奖。渭源籍宁夏作家张武,1979年在《人民文学》发表《看“点”日记》《处长的难处》《选举新队委》之后,新时期他先后发表了《瓜王轶事》《红豆草》《三家集能人协会纪事》《哈力羊杂碎》《尕五爷全传》《风流小镇》等20多部反映农村变革的中篇小说,《处长的难处》《第三把手》《红豆草》等作品被改编为话剧和电视剧,《看“点”日记》《瓜王轶事》《红豆草》等11部作品获自治区以上文学奖,创作长篇小说《漩涡》《罗马饭店》获宁夏“五个一工程”奖,令中国文坛瞩目。陇西县白玉的短篇小说《瘤子》获《东北文学》精短文学作品大奖赛二等奖。天水通渭籍人丁念保的《矮个子张大鹏》、陇西县女农民作家王菊梅的《坎儿村的钟声》、渭源县文化馆管清娥的《采蕨菜的女人》《金镯子》、渭源县农民作家任国一的短篇小说《包队长闯堂》《包队长断案》、王小全的《孩子牛 蝴蝶》、李金川的《二把手分家》、蔺元春的短篇小说《丢失在青海湖畔的歌》《入冬的火炕》、张国齐的《五月雪》《五黄六月鞭炮响》、张慧的《幽谷作证》《剥蚀的铭文》、杨有年的《人与兽》《山泉》《黑精灵之死》、李泽民的《唐家二爷》、于进的《宝哥儿前传》、李升的《二月残雪》、效延庆的《根》《月亮在疏林那边升起》、王东的《明月夜》《河那边石屋》、史祯的《姑嫂俩》、李东林的《小兰》、丁天亮的《火烧云》涛声(包芦珍)的《背锅》《夕阳》、宋汉山的《灼燥》、何素平的《过寿》、王德民的《城市:小城的诱惑》、王煜章的《蛇》、赵全福的《旅伴》、高红烈的《鹞客》等都是本土的小说篇章,为定西文学增色不少。
  到了上世纪80年代以后,诗人阿信(牟吉信)、高尚、马青山、申世家、丁念保、马丁、杞伯(史卫东)、刘晋寿、谢荣胜、郭建民、王开元等,以丰硕的成果,为甘肃诗坛引以自豪。阿信发表了许多以青藏高原和甘南草地为背景的诗歌作品,1999年参加《诗刊》社第14届“青春诗会”,组诗《无鹰的天空》获《飞天》1983——1990年优秀作品奖,《诗十首》获甘肃省第十三次文学评奖优秀作品奖,1995年参加诗刊社组织的“西北五省区诗会”。高尚一度在阿克塞哈萨克自治县工作,诗作问鼎《诗刊》《人民文学》,写出了《我仍然是一截粗笨的木头》《植物和人的安魂曲》《空寂》《月亮》等佳作。马青山,1993年调入《飞天》,他的诗作《我所认识的秋天》是对农民命运的关注和对城市病的忧虑及深刻的文化批判意识。天水籍人曾在定西工作过的申世家的《痛苦或者缠绵》,是对土地的深深信赖和对生存意义的挖掘。丁念保,1990年毕业于西北师大中文系,在《诗刊》《星星》《中国西部文学》发表诗作,1998年,选编出版天水师专校园诗集《上升的岛屿》。马丁大学期间曾任甘肃青年诗歌学会理事暨西北师院分会秘书长,参与编辑多种诗歌刊物和诗报,主要作品有《大风雨的日子》《哀悼土地的生命》。杞伯是一位才思旷远,其诗沉郁悲美的诗人,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写作诗歌,发表了《鲁迅笔意之三:死火》《城》《老屋》《溶洞》等优秀诗歌,1994年出版诗集《浪迹在你的地层上》,获得第三届路遥青年文学奖。刘晋寿的诗作在《诗刊》《绿风》发表,《呼吸》《高原》《麦子回家了》《种子》等乡土诗,曾经主编《洮河》。郭建民从1979年开始诗歌写作,相继创作了组诗《故乡没有丛林》《凝重的风》《古道》等,1989年在《人民日报》发表《中国》一诗,成为定西本土诗人在《人民日报》发表诗作的先例。1998年,他的古体诗《少年游》《临洮花儿》获镍都杯诗歌散文大奖赛优秀作品奖。谢荣胜生于渭水之滨的陇西,现居五��之都武威,1988年起,先后在《诗刊》《星星》等发表诗作,是甘肃青年诗人中非常突出的一位,他以美丽而神秘的祁连山为背景,写出了《祁连山中》《少女银铃的笑声》《西部故乡》《九月》等优美的诗篇,并编辑文学双月刊《西凉文学》。而杨学文、崔俊堂、梁枢、紫荆(王世勇)、郭鸿斌、钟兆(辛忠俊)、郑文艺、包容冰、支禄、翟雄、如清、漆明、袁军、刘居荣、王廷艳、朱红霞、尚军、潘硕珍、潘汉东等,以更加昂扬的激情,步入诗坛,取得了令人可喜的成绩。诗人  何来1980年代以来,出版诗集《断山口》《爱的磔刑》《卜者》《热雨》,并有长诗《果实变得坚硬》《侏儒酒吧》《牛骨头》《漂移的希基岛》等作品散见于国内外报刊,散文《渭水源头》、组诗《写在莲花山的歌海里》和诗集《断山口》分别获得一、二、三届甘肃省优秀文学作品奖,《伟人墓》获诗刊“珍酒杯”奖,1997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香音神丛书《何来诗选》。李云鹏著有诗集《忧郁的波斯菊》(1988)《三行》(1993)和香音神丛书《零点 与壁钟对话》(1997)。《三行》是他的一本别具意义的诗集,是诗人在新诗形式建设上的尝试,也是甘肃诗坛新时期在新诗形式建设上的重要收获之一。吴辰旭的《鸿爪集》诗风畅朗,激情澎湃,意境宏丽,哲理间出,是他三十多年诗歌创作的成果,《西出阳关》是吴辰旭新时期散文诗专集。彭波的《黄禾鸟》《白牡丹》(1983)《微笑的女神》(1993)等叙事诗作是对民族文化、地域文化的深切关注。任国一的诗《抹墙缝》获19癫痫病的最新治疗方法85年甘肃省第二次文学评奖优秀作品奖。成倬出版了诗集《心声集》。另外,路志霄、韩正卿的诗作也是定西乃至甘肃诗歌史上值得留住的一笔。
  1980年代以来,定西籍曾经写出过优秀散文的老作家清波、吴辰旭等不断为读者奉献出新作。1986年,清波发表了《兰州矛盾美》《大小方圆》《卖水》《兰州话》等文章,将他的散文创作视野投注到了兰州这座古老而又日新月异的城市。1987年,清波又续写了《兰州漫忆》,如《轿车》《冰桥》《皮筏》等回忆旧日兰州风情的散文。1990年代定西籍作家散文繁荣的一个明显表现,就是散文的结集出版。于进的《流珠的河》1997年问世。杨文林的《陇头水泊》《天鼓大音》(1997)是未结集而以单篇形式发表的非凡之作。李云鹏的《遥远的泸沽湖》(1997)也都是好看的散文。牛正寰的散文《伤河》,1998年和第二届镍都杯散文诗歌大奖赛二等奖;杨有年的散文《红蜻蜓》《铺满野菊的草地》获1992年《飞天》杂志“陇南春杯”散文优秀奖;曹敦的散文《陇中黄土原》获1997年镍都杯诗歌散文大奖赛优秀奖;何素平的散文《树姿》获新兴花卉杯散文二等奖、蔺元春的散文《舅舅家在盘陀山》,获1990年定西文联优秀作品奖 ;徐化民的《九月面蛋满山红》、李进林的《远山的伙伴》《早逝的陇上才女赵月霞》、李金川的散文《铁木山趣游》《莲花山寻歌》、高红烈的《长长的歌谣》、雍涛的《登天都》《谒黄陵》《马鹿山纪游》、汪海峰的《品味贵清山》、董云青的《绿黄河》、刘居荣的《红杏枝头春意闹》《七月思絮》等都是较好的散文篇章。
  王守义的报告文学《新河》,以诗人的激情,学人的眼光,大笔抒写举世瞩目的引大入秦工程的全景全貌,这是一曲中华民族敢于战天斗地大无畏精神的颂歌,也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生命力的颂歌,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颂歌,改革开放重大国策的颂歌。吴辰旭的诗体报告文学集《镍都,凤翥龙翔的故事》(与人合作)(1989),是一部大型叙事诗,让金川——中国镍都的建设历程、生产景象一幕幕展示,让新生的喜悦在历史的厚重中升华,让现实的激昂在传说的瑰丽中闪光,在叙事时间、叙事结构、叙事角度等多方面开拓了工业题材叙事诗创作。
  这一时期,诗人郝明德创作了《如歌如梦的岷山》是极其重要的作品。岷县郑文艺的诗《野牛大迁徙》获1992年第二届“陇南春诗歌大奖赛”二等奖。梁枢的旧体诗《天马吟》获《飞天》诗歌大奖赛优秀奖,散文《瞅雨》获全国青年散文大赛优秀奖。吴辰旭的诗歌《静悄悄的战线》获甘肃省庆祝建国30周年文艺作品评奖文学二等奖,《我是煤,我要燃烧》获甘肃省第二次文学评奖优秀作品奖。俞陶来的散文杂感《一日记实》收入华夏出版社《新中国的一日》,小说《黑月亮》获定西地区小说奖。柳西茂的诗《车到华家岭》获西北环境美诗歌大赛三等奖,散文《面对黄昏》和诗歌《在纪念堂》分别在《定西报》征文大赛中获奖。张慧的散文《我的青春自白》收入辽宁大学出版的《太阳的梦》一书。邵军祥的诗《洮河之恋》《旱塬,冉冉上升的乡情》《思念洮河》等在《星星》《青春》登载。马海铁的散文《黄金在天上舞蹈》被《青海日报》评为1994年度优秀作品。刘居荣的散文《月下荞麦花》获甘肃省迎九运文学大奖赛优秀奖,诗歌《一窑炭 一座山》获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二等奖。于进的散文《洮河船磨》、朱常青的散文《泉窖》,战斗英雄骆牧渊的诗歌《第二种意义上的歌唱》都是不是不可多得的作品。另外,赵国玺的翻译作品《一见钟情》《幽默大作》《世界童话故事精选》、李成业的翻译作品《着色的鸟》、张铃的翻译作品《野性的冰山》、李登科的著美国长篇小说《洪堡的礼物》,都是值得一提的。
  进入21世纪,定西文学有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最明显的特征是长篇小说创作、诗歌、散文作品结集出版,成为定西文学繁荣的重要标志。回族作家马步斗的《太平寨》获甘肃省敦煌文艺奖之后,长篇报告文学《大庇百姓俱欢颜》获甘肃省首届黄河文学奖,创作出版了《花海药情》(2007)、《米州天下》(2008)。青年作家涛声推出了长篇小说《七八个星天外》《落幕的悲情》,分别获定西市首届“五个一工程”奖和定西市第一届马家窑文艺奖文学作品三等奖。郭庆的长篇章回体历史纪实小说《黑旗军传》(2007)、石福生的长篇历史小说《凉都演义》(2006)相继推出、王吉泰的长篇小说《哲赫忍耶》《引洮梦》(2004)《黑霜》(2007)、田多方的长篇小说《林涛声声》、王喜平的长篇小说《至真清吟》(2009)、田世荣的《蝶舞青山》于2006年拍摄成同名数字电影上映,引起广泛影响,长篇小说《生死魔谷》(2003)、通渭籍青年作家尔雅(张哲)的长篇小说《蝶乱》(2001)《非色》(2003)相继推出。通渭籍人翟雄的长篇小说《下辈子还做男人》、安定籍人侯川(贺兴)长篇小说《游子意》,在各大文学网站广为传播,为读者所喜爱。临洮人赵举民,2002年出版了小说集《寻找一条河的源头》,2008年12月又出版了《麦香》和《别说爱情》两部短篇小说集,真是收获不菲;其短篇小说《补习生》在首届甘肃省文学期刊评奖中获优秀奖。临洮人赵怀侠于2009年1月出版了《远山淡影》,收入了他早期的《故乡,那一曲花儿》、《花儿湾旧事》(《怪石》、《歌殇》)等短篇小说,都是以花儿为内容的现实主义作品,读后影响颇深。另外,涛声在致力于长篇小说创作的同时,仍不断地有中短篇小说问世,先后发表了中篇小说《女校长》(2009年《长江文艺》12期)、《家务事》(2009年《飞天》6月下半月刊)、短篇小说《暮色沉沉》(2009年《天津文学》第11期)等。陆军(丁陆军)也先后发表了《余震》(2009年《山花》第8期下半月刊)、《交通事故》(2009年《飞天》第8期下半月刊)等短篇小说。漳县的马天云以小小说创作见长著称,在《暖流》《溪畔鹿鸣》《兄弟珍重》为他有代表性的作品中,是他用一个作家的良知和对大众的爱喷吐出的思想火花。
  要提及甘肃的诗歌,定西的诗歌不能不提。诗人阿信的组诗《天高地远》,2000年获甘肃省第四次文学评奖优秀作品奖,2001年在兰州参加由《诗刊·下半月刊》编辑部组织的“西部部分省区青年诗人新诗研讨会”,2002年《诗刊·上半月刊》11月“每月诗星”栏目发表组诗《一滴水中的尕海》,并于2003年获甘肃省第四届敦煌文艺奖,同年《诗刊·下半月刊》5月号发表诗歌《一座长有菩提树的小院》,获首届华文诗歌奖提名,2005年《敦煌诗刊》上卷发表系列组诗《大地西行》,《诗刊·下半月刊》3月号诗人档案《阿信:因虔诚和沉静而通灵的写作者》,并自编集《大地西行》,再度辉煌。通渭籍诗人崔俊堂再次参加诗刊社第19届青春诗会,获甘肃《飞天》十年(1996——2005)文学奖,组诗《黄土腹地》,2006年获定西市第一届马家窑文艺奖文学二等奖,诗名回响陇原。紫荆因诗《与武则天聊天的方式》叫好,并有诗作在《飞天》大赛获奖。诗人杨学文21世纪之处主编《三轮车》,2002年与袁军、崔俊堂主编《陇中青年诗选》,2005年又参与组织在通渭召开定西市作协第一次代表大会。2006年,他的《土豆天下》获得第四届中国当代新闻人物优秀报告文学奖。2007年,《土豆随想录》作为一部马铃薯专著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从而奠定了陇中马铃薯文化第一人的地位。包容冰世纪末出版诗集《我的马啃光带露的青草》,2007年起主编《岷州文学》,对地方文化有独特的贡献。刘居荣1997年主编民间文学刊物《杏花》,使杏花文化的特质得到发掘和突显,更独特更值得一提的是他的散文中关注风土人情的《内官镇清街》《漳县赛牛会》《定西社火双旱船》《感受北海子》等四十余篇文章见诸《甘肃日报》等,还有在《飞天》《甘肃日报》等发表的《想雪》《倾听阳光》《植根泥土》《站在乡下的土地上说话》等诗作,以凄风苦雨的情感,咀嚼出生活的酸甜苦辣,倾吐对生活的独特体验和真切感受,打造出了一种极其苦涩的“杏花”文化品牌。诗作《祝福中国》和散文《皇城印象》,分别获得白银市“大地杯”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三等奖和金昌市“龙门书城杯·在共和国的怀抱”优秀奖。支禄1991年开始,诗作《五行》收入“松花江”诗歌大赛选集《我们不相信上帝》一书,2001年4月《飞天》发表《清风》《刀子》,2001年12月《飞天》发表《野燕麦》《老刀》《塬上羊》,2004年《人民文学》副刊发表诗《一捆麦草》,2005年,中国作家协会诗临汾癫痫医院有那些,经验分享刊社主编的《闪烁的星群》一书收入诗《家乡》《一颗结满果实》《西风吹雪》,诗《千亩麦》获定西市第一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歌词作品奖,参与主编民间刊物油印本《杏花》多期,诗《锄草》在《甘肃农民报》发表后影响鹊起,成为一位优秀的乡土诗人。马青山2002年在主编《飞天》的同时,出版诗集《一朵云的春天》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诗《一朵云的春天》2006年《人民日报》大地副刊发表,影响很大。诗人刘晋寿2003年出版诗集《初恋》,2007年诗《小草(外一首)》获诗刊社和绿风诗刊主办的“西部的太阳——中国诗人西部之旅”优秀作品奖。杞伯笔耕二十余年,2007年出版集《折柳》《落梅》,参与《陇西文化》编辑工作,创作出了很有特色的《后羿射日》《大禹治水》等神话小说,具有很高的艺术品位。诗人景晓钟、潘硕珍、郑文艺出版诗集《流动的虹影》(2004)、《行走陇中大地》(2007)、《逆旅》(2008)。包柱生有诗作在《北方作家》发表,编辑岷县一中校报《岷州风景线》。钟兆有诗作在《诗刊》《星星》《绿风》《绿洲》发表,《一面山坡》《草原》《牧人》《筛麦的妇女》《背着月亮回家》颇有见地。孙立本、赵国宝、丁陆军、肖进雄、离离(李丽)、高耀庭等更年轻,是定西诗坛的后起之秀。孙立本一开始就有诗作在《诗刊》《星星》《绿风》等刊发表。并主编《轨道》诗刊,产生了不小的社会影响。赵国宝是陇中20世纪70后青年诗人的代表。1994年,他凭短诗《一手拍在春天的背上》走进《飞天》“大学生诗苑”,2006年2月号《诗刊·上半月刊》发表的《母亲来到城里》,是一首描写亲情的上乘作品。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生于通渭的女诗人离离,2005年开始文学创作,作品散见于《诗刊》《人民文学》《飞天》《星星》《青年文学》等多家刊物,并入选多种诗歌选本。2009年5月号《诗刊·下半月刊》隆重推出,诗歌作品《在新华书店》《致——》《经年》入围诗刊社举办的第七届华文青年诗人奖获奖作品入围诗人,充分展示了诗人的雄厚实力。肖进雄因诗《一颗星星的纽扣掉了》在2006年《甘肃日报》发表,2007年又有诗作《中国亮起来》《一株玉米》在《甘肃日报》发表。丁陆军2006年在《甘肃日报》发表散文《爷爷的引洮梦》和诗歌《会师塔前的沉思》后,厚积薄发,进入中短篇小说创作的旺盛期。丁陆军是一个兼及诗歌、散文、小说创作的小说作家,他的中短篇小说创作是很出色的,2007年2月和3月,分别在《北方作家》和《陇南文学》发表了短篇小说《在路上》和中篇小说《村庄的错误》;2009年在《六盘山》、《山花》、《雪莲》、《鹿鸣》文学刊物上分别发表了中短篇小说《老师譬如…..》、《父亲》、《余震》、《邱老板的官场生活》,走向了外面,把定西小说创作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地。他的散文评论《一位西部散文的精神牧师》获2008年在内蒙古鄂尔多斯举行的中国西部散文节散文评论奖。李进林的诗《心语》《生长芦苇的地方》(2007)在《甘肃日报》发表,诗文集《李进林文学作品选》(散文卷)(诗歌卷)(2007)。潘汉东的诗《土豆》等在《星星》《甘肃日报》发表,薛庆余的诗《腊子口随想》等在《甘肃日报》《飞天》登载,卢兆平是诗文集《故乡一片云》(2007)出版,他们潜力才刚刚发挥,是一支茁壮成长的充满希望的诗歌生力军,必将创作出一批无愧时代和人民的作品。
  二十一世纪,定西的散文创作硕果累累,散文不断结集出版。陈维山很有特色的散文作品集《水磨房:渐行渐远的风景》,2006年由甘肃文艺出版社出版,这是一部西部人关注西部世界的重点作品。牛正寰的散文集《动静之水》(2007)出版。李云鹏的散文《春雨白薇香》、何来的《古城之行》、陈新民的《竹园意笔》、潘进福的《父亲的秦腔》、朱红霞的《货郎》、寇倏茜的《哦野沙葱》、杨学文的《太平大地》、孙学武的《洋芋开花》、南生祥的《父亲的那块地》等都是有独特见地的散文篇章,这里更要提及的是张映石的散文创作,如《收麦》《忆狼》等都是很有陇中特色的情味浓郁的作品,让人读后回味无穷。另外,曹剑南的散文集《路上》《回家》相继结集出版,诗集《穿过冬天》引起甘肃文坛的注目。2009年7月,青年散文家孙学武的《雪落无声》由读者出版集团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这是迄今为止定西最具艺术品味散文家集。另外,漳县的杨引丛等人,多年来和《金钟》结缘,在中国文化界引起广泛关注,他们彰显了陇中人民坚忍不拔矢志不移的精神力量,让人永远铭记。
  姬光武约100万字的《世纪决战》(2002——2003)采取宏观把握、整体关照、全景式透视社会问题的报告文学,关注西部贫困农民基本生存的人文精神,该书中《百万大移民》荣获第九届中国人口文华奖报告文学优秀奖。汪德的回忆录《人生的故事》,2005年获定西市第一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郑宏伟编辑的《通渭人家》同获定西市第一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常孝行的《绿梦》获2007年定西市第一届马家窑文艺奖文学作品三等奖,贵荣的《在非典袭击定西的日子里》获2006年中国报告文学优秀奖及定西市第一届马家窑文艺奖文学作品三等奖,定西市秦剧团赵天让、杜建军编剧的眉户剧《红腰带》获定西市第一届马家窑文艺奖戏剧二等奖。陇中民间艺人刘福2006年获陇人十大骄子,2007年进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劳动者之歌”、作客“艺术人生”和“文化访谈录”,由他编著的58万言的《陇中小曲》由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定西市秦剧团创作演出的大型秦剧《泛金的黄土地》是一部主题昂扬向上,令人精神振奋的新创剧目。它直接依托定西地区广大农民为脱贫致富、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而大力发展洋芋产业,终于使世世代代的人们最熟悉不过、也最普通不过的洋芋这个“土疙瘩”变成了“金豆豆”,在新的时代大放异彩,走出定西,走出甘肃,走向更加广大、更加精彩的世界,让四面八方的人们了解它的同时,也了解这一片宽广深厚散发着金色的黄土地,还有这片土地之上创造了精神的人们。
  人民需要文学,文学需要人民。自觉地在人民的生活中汲取题材、主题、情节、语言、诗情和画意,用人民创造历史的奋发精神来哺育自己,在对定西这块西部乡土生活的描绘中突显西部意识,表现陇中人和陇中风情,合奏出一部淳美激越的西部强音。中外文艺史早已证明,甘肃当代文艺六十年的历史也将证明,定西当代文艺六十年的历史也证明,在充满艰险和崎岖的艺术实践中,成功属于敢于创造的人们,成功属于勇于攀登的人们。
  在历史的长河中,六十年弹指一挥。而定西的许多作家艺术家在这六十年中,有的献出了一生,有的献出了一生中最宝贵的青春年华。但丰硕的果实让我们欣慰,成功和失败,都如金子般珍贵。这些,都将成为奔走在二十一世纪更加美好前景的坚强基石。

  后记:这篇作品的截止时间在2009年底,大概陈述了定西文学艺术新中国六十年的全貌,一口气写完,顿觉精神上得到一种愉悦,一种文化的神圣洗礼,在定西文学艺术的大海里陶冶性情心灵,总觉得我们的前辈比我们更加成绩卓著,我们值得静下心来深刻反思,我们该如何超越前人,那是多么的不易,但愿我们不要逊色于定西文学的先辈。这是我的初衷,也是时代赋予的伟大使命。
  在回顾定西文学艺术的过程中,我们没有交代定西文学里的淘金文学,因为这个时代是人们大多颓废娱乐得要死的年代,因而在后记里就顺便提一下,或许对我们有教义。定西文学中的淘金文学是指郑新的纪实文学《国家任务》,后来依次为脚本拍摄电影《山花花》,把会宁的造林英雄郭富山也加进去了,这也让人感觉有点淘金的味道了吧!此后,一部《土豆天下》出版的同时,也有了类似题材的《土豆的微笑》面世,这有点儿让人有了作品之外的意思了。再后来,就有了《人文定西》,也是外面的人写定西,并在里面交代是学生讲述定西如何如何,真有点莫名其妙了。定西有那么多优秀的儿女,他们的历史让外面的人去杜撰,里面尤其让人不可理解的是,把陇西籍在武威工作的诗人谢荣胜说成是通渭诗人,我不知道作此的目的是什么,怎么连别人的籍贯都杜撰,那可想而知这部作品的水分有多少了。其艺术品位可是要大打折扣了,写文章的本是没有错的,无非是挣点报酬了,主要是决策者的一种做派了。因此,我姑且认为是一种淘金文学大概是对的了。
  不论如何,定西文学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我们总结过去的目的,是在提醒人们,更加坚实的走向未来,创造更加伟大的辉煌!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fodkj.com  励志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