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第四幕理查三世

来源:励志故事网   时间: 2019-09-11

第一场伦敦。伦敦塔前

伊利莎伯王后,约克公爵夫人及道塞特由一边上;葛罗斯特公爵夫人安,手牵克莱伦斯幼女玛格莱特-普兰塔琪纳特由另一边上。

公爵夫人

是谁走过来了!原来是我的孙女普兰塔琪纳特,她的好婶牵着她呢!我的天呀,她也怀着一片真心,逛到伦敦塔来了,是想去探视两位小王子哪。媳妇,碰得巧呵。

上帝祝福两位夫人,愿您俩今天神愉快!

伊利莎伯王后

愿你同样得福,好妹子!你哪儿去?

就是到伦敦塔;我猜想您两位也同样巴不得能看到两位好王子吧。

伊利莎伯王后

好妹子,谢谢;我们一同进去――

勃莱肯伯雷上。

伊利莎伯王后

正好,卫队长来得巧。官长,请允许我动问一句,亲王好吗?我的小儿约克好吗?

勃莱肯伯雷

很好,我敬的王后。对不起,原谅我不能让你进去探望他们:国王严令禁止出入。

伊利莎伯王后

国王!谁是国王?

勃莱肯伯雷

我说的是护国公大人。

伊利莎伯王后

愿天公庇佑,莫让他称王!他难道把我母子之情从中割开吗?我是他们的母亲;谁能拦阻我?

公爵夫人

我是他们的祖母;我也要看他们。

我是他们的婶,而情同生母;带我去看他们。我可以代你承罪,也可以冒险为你担起这个职务。

勃莱肯伯雷

不,夫人,不行,我不能这样卸责任;我立过誓,还请原谅。(下。)

斯丹莱上。

斯丹莱

如果我在一小时之后遇见各位夫人的话,我就该恭贺您约克老夫人福寿无疆,眼看两媳都先后称后了。(对葛罗斯特公爵夫人)来吧,夫人,您得马上驾临西敏寺,要在那里加冕为理查王后呢。

伊利莎伯王后

呀!剪开我的胸带,让我这颗扣紧的心房好宽松一下,否则这样惊人的消息会叫我晕倒。

恼火的消息!呵!可厌的新闻!

道塞特

振作起来,母亲,您怎么啦?

伊利莎伯王后

呵,道塞特!莫同我多话,快走开;死亡和毁灭都赶上你来了;叫我母亲,这个称号对你们子女不吉祥。你若想摆脱死亡,就渡海过去,投奔里士满,才逃得出这个地狱之门。走,走吧,快离开这个屠宰场,以免徒增死者的人数,就此让我在玛格莱特的诅咒下死去吧,我不要再当母亲或妻子,也不要再被视为英国的一个王后。

斯丹莱

夫人,你这个主见十分明智。(对道塞特)不可放过一时一刻;我要为你给我儿子去一信,叫他来途中相迎;切勿麻痹拖沓,以致误事。

公爵夫人

呵,一股风播散着苦难!呵!我这可诅咒的肚腹,死亡的苗,是你产出了一个残害世人的恶怪,他生就一副毒眼,谁也躲避不了他那致命的目光!

斯丹莱

好了,夫人,去吧;我衔命而来,急如星火。

我受命而去,绝非所愿。呵!愿上帝使那只圆金箍变为火热的钢圈,把它戴上我的头额,灼烧我的脑浆。让我接受含毒的涂首膏油;我宁愿在人们尚未嚷出“天佑吾后”之前就先瞑目而逝!

伊利莎伯王后

去,去吧,可怜的人,我并不羡慕你这种光荣;我是凭良心讲话,还惟愿你一切顺利。

唉!你可知道?当我为圣君亨利送葬鸣哀的时候,我目前这个丈夫走向前来;双手染着我那天使般先夫的鲜血,几乎还未洗涤干净;呵!当我一眼瞥见了理查的脸,不由得我心中起誓发咒,说道,“你害得我青春守寡,坐待红颜老去,你该遭天罚!在你婚娶之后,愿悲哀紧系你的头;谁若一时癫狂,错嫁了你,她因你活着而受到的磨难,比起你害死了我的亲夫而使我受到的苦痛,将更加沉重”。呵!可叹我言犹未了,而我这一颗妇人的痴心不料竟堕入了他那甜言蜜语的陷阱,因此我那内心的诅咒也只得由我独自承当,从那时起,我的眼帘未能有片刻安息;他终宵心魂不定,梦魇将我惊醒,在他枕边我没有一时半刻享受过黄金般的熟睡。加之,他因仇视我父华列克而恨我入骨,不久必然把我抛弃。

伊利莎伯王后

再会了,伤心人!听你诉苦我心中悲戚。

我也一样从心底为您哀泣。

伊利莎伯王后

再会吧!可怜你哀怨满怀地接受荣华!

再会,可怜你从此将辞去荣华!

公爵夫人

(对道塞特)你去里士满那里,愿你得福!(对安)你去理查那里,愿天使照看你!(对伊利莎伯)你去圣堂,愿圣念占领你的心!我去坟墓里,安宁将与我同宿!我阅尽了八十多年的伤心事,欢乐苦短,灾难苦多,我好比狂涛中的弱舟。

伊利莎伯王后

且等一会儿,陪我回头一看伦敦塔。古老的石块呀,可怜我两个幼儿,为了遭人忌妒关进了你的四壁高垣,如此柔嫩,如此俊美的小王子,你当保姆未免太粗鲁,当游伴未免太森严,做摇又未免太坚硬!还望你,多存。我这里痴情含愁痛,谨向你告别了。(同下。)

第二场同前。宫中正厅

奏号声。理查盛服戴冕;勃金汉、凯茨比、侍童及余人等上。

理查王

大家站开些。勃金汉贤弟。

勃金汉

我的贤明的主君!

理查王

伸出你的手来。(走上王座)由于你的高见和辅助,我理查王得以升此高座;可是朕享受荣华难道就不过一日之计吗,还是作长远打算而尽情欢庆哪?

勃金汉

延续下去,永享荣华!

理查王

呵!勃金汉,让我来试探一下,且看你是否一枚真金币;小德华还在,你猜我要讲什么话?

勃金汉

请讲呀,我的好主君。

理查王

嗳,勃金汉,我说我要当君王。

勃金汉

是呀,你已经是君王啦,我的天下闻名的主君。

理查王

哈!我当真是君王了吗?对,可是德华还活着呢。

勃金汉

的确,尊贵的君王。

理查王

呵,多么恼人的结果哪!让德华活着当“的确尊贵的君王”!贤弟,你一向并不如此迟钝,要我直说吗?我要那私生子死;我还要把这件事马上办到。你怎么说啦?快讲,简单明了。

勃金汉

殿下要怎样就怎样好了。

理查王

嘿,嘿!你简直是一块冰,你的好心肠也给冻住了;且说,我要他们死,你同意不同意?

勃金汉

让我喘一口气,等一会儿,好大人,我还没有能对此作出决定;我马上就来给你禀复。(下。)

凯茨比

(向另一人)国王发怒了;看哪,他把嘴唇咬得好紧。

理查王

(走下王座)我宁可同铁石般头脑的傻瓜或轻浮的孩子们谈话,有些鼓起眼珠看透我心迹的人是要不得的。雄心的勃金汉竟而慎重起来了。侍童!

侍童

陛下!

理查王

你可知道有谁喜金子,情愿立功暗杀一个人吗?

侍童

我倒知道有一个满怀不平的人,他自命不凡,恨自己过于穷困;金子对他抵得上二十个雄辩家,一定能买得他赴汤蹈火,不辞艰险。

理查王

他名叫什么?

侍童

他叫提瑞尔,陛下。

理查王

我有些知道这个人,去喊他来。(侍童下)深思熟虑而聪明过人的勃金汉,我再不能让他靠拢来参预计谋了。他长期以来不辞辛劳地支持我,难道现在想喘口气啦?好,让他去吧。斯丹莱上。

理查王

怎么啦,斯丹莱大人!有什么消息?

斯丹莱

有的,亲的君王,我听说,道塞特侯爵已逃到里士满那里去了。

理查王

走过来,凯茨比;放出消息去,说我妻安病重;我要把她关禁起来。去为我物色一个微贱的穷汉,马上把克莱伦斯的女儿嫁给他;那男孩是个傻子,我不怕他。看你在做梦哪!我再说一遍,放消息出去说王后安病了,可能会死。去干起来;这对我太重要啦,一切不利于我的火头都得扑灭。(凯茨比下)我必须和我大哥的女儿结婚,否则我这王业就摇摇欲坠了。杀掉她两个兄弟,娶过她来!莫非是如意算盘!但是我已经流了这多血,罪恶将会越陷越深;我横直是铁石心肠,再也流不出半滴眼泪了。

侍童带提瑞尔上。

理查王

你就叫提瑞尔吗?

提瑞尔天津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詹姆士-提瑞尔,是您最忠实的仆役。

理查王

是当真的吗?

提瑞尔

让事实来证明,我的好君王。

理查王

你敢下定决心为我杀一个友人吗?

提瑞尔

听您吩咐;可是我倒情愿杀两个仇人呢。

理查王

嗯,倒是给你碰上了;两个死对头,他们扰乱我的心,不让我安睡,我要把他们给你去对付了。提瑞尔,我是指那伦敦塔里的两个私生子。

提瑞尔

给我证件,让我明目张胆地去找到他们,我马上就会为你消除忧虑。

理查王

你的话很中听。哈,站过来,提瑞尔;去,只消凭这个证件。起来,听仔细。(耳语)就是这些;专等你说声办妥了,我一定喜欢你,升你的职位。

提瑞尔

我马上去办。(下。)

勃金汉重上。

勃金汉

我的君主,我心中已盘算过了,您刚才试探我的那个问题我想了一下。

理查王

好,不提那个。道塞特已投奔了里士满。

勃金汉

我听到了这个消息,我的君主。

理查王

斯丹莱,里士满是你夫人的儿子;当心罗。

勃金汉

陛下,我请您封赐,您有诺言在先,您的令誉和信义要维护,关键就在此;您所允许的海瑞福德伯爵爵位和那些动产都应该归我了。

理查王

斯丹莱,当心你的夫人,如果她传递了信息给里士满,你就得负责。

勃金汉

陛下对我的正当请求怎么说?

理查王

我记得亨利六世曾预言里士满会当国王,那时里士满还不过是个顽皮的孩童。一国之王!也许――

勃金汉

我的君主。

理查王

这个预言家为什么不趁我在旁就告诉我,说我会杀死他的呢?

勃金汉

陛下,您答应我的伯爵爵位――

理查王

里士满!上次我在克塞特,市长很客气给我看那儿的堡宅,说那堡宅叫做罗士满。我听后吃了一惊,原来尔兰有一个歌者告诉过我,说我见到里士满就活不久了。

勃金汉

我的君主。

理查王

唉,什么时间了?

勃金汉

我大胆请陛下回忆一下您当初对我的诺言。

理查王

唔,可是什么时间了?

勃金汉

正敲着十点钟。

理查王

好,让它敲吧。

勃金汉

为什么让它敲?

理查王

因为一面你在乞求,一面我要默想,而你却像那钟里的小人一样叮叮当当敲个不停。我今天无心封赏。

勃金汉

那就请决定一下您赏不赏我。

理查王

你真麻烦,我此刻心情不对头。(与侍从们下。)

勃金汉

竟有这样的事么?就这样轻蔑地答谢我的功绩吗?我拥护他为君王就是为此吗?呵,我该想起海司丁斯来了,我的头颅难保,快投奔布勒克诺克去吧。(下。)

第三场同前

提瑞尔上。

提瑞尔

一桩血腥的暴行已经完成;真是这片国土之上还未见过的一件罪大恶极的惨案。我曾唆使戴登和福列司特一起去硬着心肠下这毒手,可是他俩虽然是嗜血暴徒,听了那番临死前的悲诉,也竟顽石点头,像孩提一般流下热泪来。“看哪,”戴登说,“这幼嫩的孩子们躺在那儿;”“就这样,”福列司特说,“他俩这样相互抱住,白蜡似的纯洁臂膀缠得好紧;那嘴唇就像枝头的四瓣红玫瑰,娇滴滴地在夏季的馥郁中亲吻。枕边放着一本祈祷书;我险些儿,”福列司特说道,“心头软下来;然而那魔鬼呵,”――这个恶汉停住了;这时戴登又续道:“我们把开天辟地以来所未有的美品,天公的心杰作,竟一手给闷死了。”他俩就这样受到良心的责备;话也说不出来;那时我们分了手,我便来向血腥的国王复命:他来了。

理查王上。

提瑞尔

祝您万福,我的主君!

理查王

好提瑞尔,你的消息是叫我高兴的吗?

提瑞尔

如果我完成了您下的使命就能叫您高兴的话,那就请您高兴吧,因为这件事已经办成了。

理查王

你看见他们确已死了?

提瑞尔

看见了,我的主君。

理查王

埋葬了吗,好提瑞尔?

提瑞尔

伦敦塔中的牧师把他们埋了;至于埋在哪儿,怎样埋的,我却不知道。

理查王

晚饭后到我这里来,提瑞尔,我要你告诉我他们死时的经过,同时不妨先想一想我该如何酬谢你,怎样满足你的欲望。再见,等你来。

提瑞尔

我敬向您告辞。(下。)

理查王

克莱伦斯的儿子我已经关禁起来;他的女儿我已把她嫁给了穷人;德华的两个儿子睡进了亚伯拉罕的怀抱里⑾,我妻安辞别了人世。现在我知道布列塔尼的里士满⑿觊觎着我的侄女小伊利莎伯,想借这一结合,妄图争得王冠,我就去找她,再当个快乐幸福的求婚郎。

凯茨比上。

凯茨比

我的君主!

理查王

你这样闯进来,消息是好是坏哪?

凯茨比

消息不好,我的君主,顿投奔里士满去了;勃金汉有坚强的威尔士人做后盾,上了战场,他的兵力正在增长。

理查王

伊里和里士满才是我心上的刺,勃金汉和他那乌合之众不足为忧。好吧,我听说过,人若神经紧张,说东道西,就会犹疑不定,反把事情耽误了。耽误的结果是叫人丧志乞怜,寸步难移;我愿像天帝的神使或君王的令官那样振翅奋发!来,集合队伍检阅;决胜负,只要拿起��矛;叛徒已冲上战场,我们不能再拖延了。(同下。)

第四场伦敦。宫前

玛格莱特王后上。

玛格莱特王后

正是丰硕之果将熟,一口口被吞进那丑恶的死神之腹。我在这国境内偷生潜行,窥伺着仇人们雕零衰落。我亲眼见到了险恶的风云四起,如今且去法国,盼望着从隔岸挑起祸端,带来同样惨痛的黑暗终局。是谁来了?躲到一边去,潦倒的玛格莱特。

伊利莎伯王后及约克公爵夫人上。

伊利莎伯王后

呵!我的可怜的王子们!呵,幼嫩的孩儿们,我的未放的花朵,新发的芬芳,如果你们的幼魂还在空中飘荡,还未投入永劫之路,愿你们的轻翅围绕我翱翔,且听你们的母亲在悲诉哀号。

玛格莱特王后

围绕她翱翔;是呀,因果报应已使这初升的朝沉入了衰老的黄昏。

公爵夫人

这许多伤心事叫我哭哑了声腔,我悲啼过度,喉舌间再也发不出音调来了。德华-普兰塔琪纳特,你为什么死了?

玛格莱特王后

普兰塔琪纳特背叛了普兰塔琪纳特;德华为德华付偿了一条命。

伊利莎伯王后

呵,上帝!您怎能忍心抛开这样的羔羊,而由他们去遭受虎狼残害?您何时只顾沉眠,而让这种暴行得逞?

玛格莱特王后

正是亨利圣君和我可的儿子瞑目的时候。

公爵夫人

目无光,生无灵,可怜无常的人间鬼魂,一片惨景,世上的耻辱,墓中物篡夺了生命,悠久岁月的概略与综述,遍地泛滥着无辜鲜血,我愿在一块干净的国土上放下这颗放不下的心!(坐下。)

伊利莎伯王后

呀!这国土上既可让出一座多难的王座,为何不能设下一坟墓!也好让我藏身埋骨,免得在这地面停留。呀!还有谁能像我一样应该哀痛的呢?(在她身旁同坐。)

玛格莱特王后

假如积年累月的忧伤值得最高的崇敬,就该尊老让坐;假如愁痛能接受愁痛作伴,也不妨先看我锁紧愁眉,听我诉衷肠。(与她俩同坐)你们尽可假我旧恨以历数你们的新愁。我有一个德华被一个理查杀害了,我有一个亨利被一个理查杀害了;你有一个德华被一个理查杀害了,你有一个理查也被一个理查杀害了。

公爵夫人

我也有一个理查,是你杀害了他;我还有一个鲁特兰,也是你同谋杀害了他。

玛格莱特王后

你还有一个克莱伦斯被理查杀害了。从你那狗窝般的肚腹里爬出了一条地狱猛犬,来追噬我们大家。他张牙舞爪,扑住羔羊,撕咬,着他们宝贵的血,他把天工癫痫的预防要注意什么品全都污损,又在人们哭肿的眼眶里肆虐,他是天地间一个了不起的大暴君,原是你放他出胎,来追逐我们进墓。上帝呵!你何等正直无私,我感谢你让这吃人兽来攫食同母所生的后嗣,还叫那老母与他人同声哀泣,共诉神明。

公爵夫人

呵!亨利的妻后,我啼哭,你莫得意;上天知道,在你哀痛中我曾陪过眼泪。

玛格莱特王后

且为我设想;我渴待着洗雪旧恨,而且时到如今,我又看厌了满目疮痍。你那杀害我儿的德华已经死去;你另一个德华又抵偿了我儿的命;再赔上一个小约克,但他俩加在一起也抵不上我的重大损失。你的克莱伦斯曾刺杀过我的德华,如今他也死了;至于利佛斯、伏根、葛雷和荒�H的海司丁斯,都是这场惨变的旁观者,现在也都断送了命,埋进了幽。理查仍留在人间,他是地狱的使者,专为魔鬼们收买灵魂,解送冥府;不过,快了,快了,他那无人怜悯的惨局已面临终结。眼见地面即将崩裂,地狱喷火,恶鬼呼号,圣徒祈祷,为了风驰电掣地传他上路。亲的上帝,撕毁他的命契吧!我但求能在瞑目之前说一声,“恶狗死矣。”

伊利莎伯王后

呵!你曾预言过那一天我还会望你来助我咒骂这只毒胀的蜘蛛,这只驼背的蟾蜍。

玛格莱特王后

我曾称你为我的幸运墙上所加的浮雕:称你为可怜的影,一个画中王后;你无非把我过去的声势来模仿;为一场大悲剧做了一些动听的剧情说明;哪怕你一时趾高气扬,终究要堕入尘埃;你枉做了一对伶俐的孩子的母亲;过去的一切都成了梦境、泡影、一块高贵的招牌、一面炫耀的旗帜,突兀招展着供人射击;一国之后做了笑,在舞台上不过串演着一个配角。如今你丈夫何在?你兄弟何在?你孩子何在?人生乐趣又何在?谁还来跪求你,高呼着“神佑吾后”?一向对你卑躬屈节的大臣们哪儿去了?追随你的大队人马又哪儿去了?前后对照就看清了你的处境:快乐的妻子成为最不幸的寡妇;幸福的母亲却在因为身为母亲而悲伤;坐听人诉的人反向人哭诉;国后变为愁眉蹙额的贱婢;从前轻慢我而今遭我轻慢;从前人人怕你,如今单怕一人;一向发号施令,如今无人听命。可见天道循环,赏罚分明,你只落得在时间的鹰爪下做个牺牲者;你倘若只顾怀念过去,同时又无法摆脱目前的处境,你的苦难将更难忍受。你既僭占了我的名位,岂能不分摊其中的苦楚?如今你的傲骨分挑着我的重担;我这里正好出我劳顿的肩头,把这全副担子都卸给你。再会吧,约克的夫人,厄运的王后;英国的这些忧伤,将在法国供我作笑料。

伊利莎伯王后

呵,你这诅咒的能手,且暂留一步,望你教我如何诅咒我的仇人。

玛格莱特王后

夜间莫熟睡,白天要节食;把昨日的欢乐对照今日的忧伤;设想你的孩儿们比过去还可,设想他们的凶手比现在还狠毒;夸大损失,就更能衬托出祸首的凶残。这样反复思量,自然会教会你如何诅咒。

伊利莎伯王后

我辞不达意;呵!望你借给我利舌,以添我的锋芒。

玛格莱特王后

你的忧痛就能磨炼你的字句,使得你锋牙利齿与我一样。

公爵夫人

为什么灾难总叫人有话讲不完?

伊利莎伯王后

辞令原是消除苦痛的辩护人,他们极吹嘘之能事,聊以自慰,可惜好景不常,枉留得悲恨的余音在空中颤动!可是还该让他们尽情发挥;虽然于事无补,却也好平一平心头气。

公爵夫人

果真如此,就不必默默无言;跟我去,运用我们的恶声,要去扼杀那个扼杀了你两个好孩子的畜生。喇叭响了,让我们齐声嚷起来吧。

理查王及随从人员列队上。

理查王

谁在拦阻我们的行列前进?

公爵夫人

呵!是我,我早该从胎中就把你勒死,早该拦阻了你的生路,免得你这个恶种来人间屠宰生灵!

伊利莎伯王后

那只金冕岂能掩盖你的头额?如果正义得以伸张,那顶王冠上就该刻着一幅正统太子和我的儿子兄弟们惨遭杀害的画面。恶棍,要你代出来,我的孩儿们在哪里?

公爵夫人

毒虫,恶魔,你三哥克莱伦斯哪里去了?他的小儿纳得-普兰塔琪纳特又在哪里?

伊利莎伯王后

善良的利佛斯、伏根、葛雷在哪里?

公爵夫人

和善的海司丁斯在哪里?

理查王

吹起来,喇叭!敲起来,鼙鼓!莫让众天听见这两个饶舌妇触犯天尊。敲奏起来,我说!(喇叭声。鼙鼓声)除非你们能克制自己,和言悦色,否则我就发出隆隆的炮声把你们的叫嚷淹没得一字不闻。

公爵夫人

你是不是我的儿子?

理查王

呀,感谢上帝,感谢父亲和你自己。

公爵夫人

那就容我讲我所容不下的话。

理查王

老夫人,我却带着些儿您的子,言语中有难听的调子我听了就受不住。

公爵夫人

呵,等我来讲!

理查王

讲吧;我可不会听。

公爵夫人

我一定用和缓柔的语调。

理查王

还得简要,好母亲;我有要紧事呢。

公爵夫人

如此紧急吗?上帝知道,我怀着满心痛苦已等你好久了。

理查王

我不是终究来安慰您了吗?

公爵夫人

呸,有十字架为凭,你很清楚,你来到人世间为我造成了人间地狱。你一出生,就让我背上了痛苦的重担;孩提时你暴躁倔强;入学后你更加凶狠粗野;血气方刚的时日你胆大妄为;成年后又变得骄横、险诈、恶毒,愈是和气你愈能伤人,你笑里藏刀;在你和我同处的岁月中,你何尝有过片刻给我任何安乐?

理查王

的确没有,除非有一次邀请过您老人家一同用过早点。如果您看不惯我,就让我继续前进,免得惹您生恨,夫人。敲起鼓来!

公爵夫人

我要你听我讲。

理查王

您讲得太刺耳了。

公爵夫人

再听我讲一句话;从此以后决不再同你讲话了。

理查王

哦!

公爵夫人

愿天公有眼,你在这一次战争中休想得胜,也不得生还;否则我宁可年迈心碎而死,而不愿再见到你的面。现在要你听取我最凶恶的咒诅,让你在战之际感到心头沉重,重过你全身的铠甲!我要为你的敌方祈祷,向你攻击,让德华孩儿们的小灵魂在你敌人的耳边鼓噪,预祝他们成功,赋与他们胜利。你残杀成,终究必遭残杀;生前有臭名作伴,臭名还伴随你死亡。(下。)

伊利莎伯王后

我虽更该咒骂你,但是力不从心:只好附和她,说一声阿门。(将下。)

理查王

等一下,夫人;我一定要同你讲一句话。

伊利莎伯王后

我已没有王室血统的子嗣好供你屠宰;若说起我的女儿们,理查呀,她们要去虔心修道,不再啼哭当君后了;所以,莫再想谋害她们的命吧。

理查王

你有一个女儿名叫伊利莎伯,才貌双全,高贵而雅贤淑。

伊利莎伯王后

难道她就该因此而丧命吗?呵,饶了她吧,我尽可污损她的美德,破坏她的容颜;甚至诬蔑我自己对丈夫不贞洁,使女儿难以见人;但求能保全她的生命,不致遍体鳞伤,流血而死,我宁愿承认她不是德华的亲生女儿。

理查王

莫污蔑她的身世;她是名门公主。

伊利莎伯王后

为了救她一命我宁可否认。

理查王

她的生命全靠她的身世做保障。

伊利莎伯王后

就是有了这层保障,她的两个兄弟才断送了命。

理查王

呵!想是他们出生时候星位不正!

伊利莎伯王后

不对,是他们生后遇见了歹人残害。

理查王

命运有定数,确难逃避。

伊利莎伯王后

的确,假使让一个背弃了神恩的人纵命运的话;神恩如果能赐给你一条比较美好的生命,我的孩儿们也不会如此惨死了。

理查王

听你这样讲,好像是说我杀害了我的侄儿们。

伊利莎伯王后

侄儿们,真不错;可惜已被他们的叔父夺去了他们的权位、自由、生命、安乐和亲人。不论是谁下手戳穿了那柔嫩的心房,总是你的头脑在暗中布置了毒计;那杀武汉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人的刀口原很迟钝,只有在你的铁石心坎上磨过之后才能刺进我那羔羊的小腑脏。若不是忧痛驯服了我的心头恨,不提起孩儿们还罢,一提起来,我恨不得把指尖挖进你的眼眶,然而在这绝望的死海岸边,我好比一叶残破的船只,帆索全废,撞上你这深礁暗石,落得个粉身碎骨。

理查王

夫人,我还殷切期望着在这场血战之中赢得千钧一发的功绩,即或你和你一家人曾经受到我的伤害,我却愿意给你加倍的补偿。

伊利莎伯王后

天颜冷酷,哪里还会有什么隐-的福分落得我来享受半分?

理查王

你的孩子还会腾达呢,高贵的夫人。

伊利莎伯王后

腾达到绞台上去,去牺牲头颅吗?

理查王

飞黄腾达,荣华富贵,不含糊,登上世间至尊的帝王之位。

伊利莎伯王后

你只顾信口雌黄来耻笑我的悲痛;且说给我听,你能有什么尊荣,什么显位,来加诸我孩儿之身?

理查王

我所有的一切;呀,连我自己也在内,我愿全都给你的一个孩子;好叫你把那些念念不忘、认定是我所一手造成的心头创痛,淹没在你愤怒心灵的忘河之中。

伊利莎伯王后

少唠叨,否则怕你这套仁义的话还没有说完,而你那仁义之心早已消失了。

理查王

那就听我讲吧,我从心灵深处喜你的女儿。

伊利莎伯王后

我女儿的母亲要凭她的心灵来作出判断。

理查王

你作出怎样的判断呢?

伊利莎伯王后

你从心灵深处喜我的女儿,也曾经从你心灵深处喜过她的两个兄弟;我从我的心灵深处要向你道谢。

理查王

莫这样急于曲解我的本意;我是说,我打心底里你的女儿,要把她立为英国王后。

伊利莎伯王后

那么,你说谁是她的国王主君呢?

理查王

就是立她为王后的人,还有谁哪?

伊利莎伯王后

什么!是你?

理查王

就是我,你意下如何?

伊利莎伯王后

你怎么向她求婚呢?

理查王

正是要向你请教,因为你最熟悉她的情脾气。

伊利莎伯王后

你要向我请教吗?

理查王

夫人,这是我的真心话。

伊利莎伯王后

叫那个杀她两兄弟的凶手送给她两颗血淋淋的心;在心上印着德华和约克两个名字;可能她会哭泣,这时递给她一块手帕,正如当初玛格莱特递给你父亲一块染上鲁特兰的鲜血的手帕一样,告诉她,这手帕已浸透了她兄弟们的血,可以用来擦她的眼泪。如果这样还不足以赢得她的,就写一段你生平的丰功伟绩让她赞赏;告诉她你已杀害了她的叔父克莱伦斯,和她的舅父利佛斯;并且为了她,你还匆匆地处理了她的好婶安。

理查王

夫人,你在讥讽我哪;这不是赢得你女儿的方法。

伊利莎伯王后

并无其他方法,除非你能摇身一变,变成一个没有做出这些事的理查。

理查王

姑且说我做了这些事,为的是她?

伊利莎伯王后

不行,她见你以杀人流血的方法来换取情,岂不要一心恨你到底。

理查王

要知道,凡事木已成舟便无法挽回;人们往往做事不加考虑,事后却有闲空去思索追悔。我如果的确夺取了你儿子的王位,我就还给你的女儿作为赔偿。如果我杀害了出自你胎中的后嗣,我要在你女儿身上繁茂你的血统,同时传下我的种;有孙称你为祖母和有子叫你一声慈母,并无丝毫差异;孙儿虽比儿子低了一辈,但他们还是离不开你的本,是你的血裔;你一次产痛便儿孙满堂,虽然她不免要和你一样,通宵呻吟。你的儿女苦扰了你的青春,但我的子嗣将为你承欢晚年。你无非损失了一个为君王的儿子,可是因有这个损失,你的女儿却当了国后。我固然不能依我的心愿来抵偿你一切,只好请你接受我一副真诚。你的儿子道塞特现在正胆战心寒在异国流亡,心情难安定,可是一旦这良缘成为事实,就可马上召他回来,荣居高位,身受显职。国王既称你美貌的女儿为后,自当称你的道塞特为国弟,以至亲相待;你也成为一国君王的母后,你在苦难中所遭受的摧残,就将换来加倍的补偿,也还落得个心地安宁。哈!我们来日方长;你眼中所流过的点点伤心泪都将变成一颗颗闪耀的明珠,好比在快乐的市场上放债收利,本利相比,往往坐享对本,还加百成。去吧,我的岳母;找你的女儿去;用你的经验教她勿再害羞;让她做好准备,接纳一个情人的请求;把君王的金光火焰点燃她那颗柔嫩的心;让公主领会到婚后的欢乐将是一片甜蜜宁静的好时光。目前有勃金汉在作乱,他是个渺小笨拙的叛徒,且待我一鼓而把他歼灭,凯旋荣归,就好庆祝我英雄佳人结成良缘;新婚之夜我要向她历数战功,尊她为女中之雄,凯撒之凯撒。

伊利莎伯王后

这叫我怎么讲才好?说她父亲的弟弟要做她的夫君吗?或干脆说,她的叔父?还是说,杀她兄弟和舅父的刽子手?我该用什么称呼去为你求婚哪?什么称呼才能本着神意、法律或是我的声誉和她的,去拨动她那少女的心弦呢?

理查王

说这个结合有利于英国的和平。

伊利莎伯王后

英国以不断的战争,自能换得和平。

理查王

说那发号施令的君王在向她恳求。

伊利莎伯王后

所恳求的事却为万王之王所不容。

理查王

说她将被封为万人之上的王后。

伊利莎伯王后

正像她母亲一样为这称号而哀哭。

理查王

说我一定她,始终不渝。

伊利莎伯王后

可是这个“始终”,究竟何始何终?

理查王

在她美满的生命中永远芬芳。

伊利莎伯王后

但她那芬芳的生命又美满得几时呢?

理查王

与上天和自然同存。

伊利莎伯王后

凭地狱和理查而定。

理查王

说我以君王的身分供她使唤。

伊利莎伯王后

但她以臣侍的身分不屑使用这君权。

理查王

为我向她巧用你的辞令。

伊利莎伯王后

老老实实最能打动人心。

理查王

那就老老实实告诉她我这一片真情。

伊利莎伯王后

老实而不真切,说起来倒很别扭。

理查王

你的论断太肤浅,太随便。

伊利莎伯王后

呵,不对!我的论断既深切,又沉着;可怜的小宝贝们已经深埋黄土,沉寂无声了。

理查王

莫再弹旧调,夫人;逝者已矣。

伊利莎伯王后

我要一弹再弹,弹到心弦断。

理查王

现在,让我凭圣乔治,我的爵勋和我的王冠――

伊利莎伯王后

一是渎圣,二是玷辱,三是篡夺。

理查王

我发誓――

伊利莎伯王后

你一无所凭;算不得誓言。乔治被你亵渎,失去了他的圣名;爵勋被你玷辱,出卖了它的勋德;王冠被你篡夺,丧失了它的尊荣。如果你发誓立愿想取信于人,就得凭你所未加污损的事物为证。

理查王

那就,凭人世间――

伊利莎伯王后

你的罪孽满人间。

理查王

凭我父亲的丧亡――

伊利莎伯王后

你生来所作所为已经污辱了他的死亡。

理查王

那就,凭我自身――

伊利莎伯王后

你自身也被你糟蹋干净。

理查王

那就,凭上帝――

伊利莎伯王后

对上帝你所犯下的罪行最是严重。假如你知道戒惧,不敢违背神誓,你哥哥在位时所完成的结就不致破坏,我兄弟也不致遭害而死。假如你知道戒惧,不敢违背神誓,此刻环绕你额前的帝王金圈早该在我儿的柔嫩的两鬓间闪耀了,并且至今他俩还活泼泼地呼吸在人间,可恨今天这两个埋在泥土中的幼弱的睡伴,竟由于你不顾恩义而供虫蚁侵蚀殆尽了。你还能凭什么立誓呢?

理查王

凭那未来的岁月。

伊利莎伯王后

那未来已被你过去的罪恶污损了;癫痫病可以彻底根除吗我自己从今以后只有泪雨淋淋,要把你过去所留下的污渍洗涤干净。孩子们孤苦伶仃,乏人抚养,因为你残害了他们的父母,他们要哀哭到老年:父母们如老树枯萎,因为你屠宰了他们的子嗣,他们只落得白发苍苍悲日暮。切莫凭未来发誓;你过去已是作非为,在利用未来之前你已经糟蹋了未来。

理查王

我还希望昌达,也愿意悔罪,在胜负难定的敌我锋之际,我祈求好运来临!我诅咒我自己!天意与幸运莫给我欢乐!白昼莫为我放光;黑夜莫给我安息!如果我不对你这位美貌的皇室公主献出真心的、洁白的虔诚和神圣的思念,我愿满天吉星都背我而行!有了她,我和你才有幸福安乐;没有她,就只得让死亡、荒芜、毁灭、雕零降落这国土,尾随着我和你,追踪着她自己和多少虔敬上帝的人;除非如此,这一切都难幸免;除非如此,这一切都不会幸免。所以,亲的岳母――我必须这样称呼你――务必为我传达此意;为我的未来多申诉,不必谈过去;力陈我来日的功绩,不必提我所应得的处分;说明当前的急务和大势,不可学孩童般不明大义。

伊利莎伯王后

我就这样听魔鬼的诱惑吗?

理查王

是呀,只要魔鬼是在引诱你干一件好事。

伊利莎伯王后

难道我就此把原有的我忘掉吗?

理查王

对呀,如果你回忆原有的你于你有害的话。

伊利莎伯王后

可是你的确杀害了我的孩儿哪。

理查王

只要我重新把他们栽进你女儿的胎房;在那个香巢中他们得以重庆更生,他们本身的再现又可为你承欢。

伊利莎伯王后

我当真去劝我女儿来将就你吗?

理查王

这样办了,你就可以坐享儿孙之福。

伊利莎伯王后

我去。马上给我来一个信息,我就会让你知道她的心愿。

理查王

带给她我真诚的热吻;再会了。(与她接吻。伊利莎伯王后下)情的傻子,浅薄易变的妇人!

拉克立夫上;凯茨比随其后。

理查王

怎么啦!有什么消息?

拉克立夫

高贵的君王陛下,西边海岸行驶着一列强大的舰队;海滩头挤满了许多行踪不明的队伍,装备不整,也无心去击退那进犯的敌人。据揣测,那舰队的首领是里士满;他们在海面漂荡,专等勃金汉前去接应登陆。

理查王

派一名脚步轻快的弟兄去见诺福克公爵;拉克立夫,你自己或是凯茨比;他在哪里?

凯茨比

在此,我的好大人。

理查王

凯茨比,飞速去见公爵。

凯茨比

是,我的大人,我一定尽力加快脚步。

理查王

拉克立夫,过来。快去萨立斯伯雷;你到那儿,――(对凯茨比)做事不经心的笨蛋,为什么你还呆站着不去见公爵?

凯茨比

首先,陛下,请陛下示下,派我去见他讲些什么?

理查王

呵!忠实的好凯茨比,叫他马上尽他所能集结最有力的军队,来萨立斯伯雷紧急会师。

凯茨比

我就去。(下。)

拉克立夫

请示陛下,派我去萨立斯伯雷做什么?

理查王

是呀,我还没有去,你能去做什么呢?

拉克立夫

陛下命令我赶快先去的。

斯丹莱上。

理查王

我改变了意思。斯丹莱,你有什么消息吗?

斯丹莱

没有什么好消息,我的主君,不能使你听了高兴;也不算太坏,还可以讲得出来。

理查王

嗨,嗨,倒是一个谜!不好也不坏!你既可以直截了当说出来,又何必大兜其圈子呢?再问你一遍,有什么消息?

斯丹莱

里士满出海来了。

理查王

淹死他去,让海水没过他的头!胆小如鼠的叛徒!他在那儿干什么?

斯丹莱

我不知道,陛下,不过凭猜测罢了。

理查王

那么,你且猜一下吧?

斯丹莱

他受了道塞特、勃金汉和顿的煽动,来英国索取王冠。

理查王

王座上没有人吗?王权不起作用了吗?国王死了吗?国家没有了主吗?除我之外,约克王室的后裔还有谁在?赫赫约克的皇嗣不当君王,谁当君王?既然如此,你且说来,他出海来干什么?

斯丹莱

若不是为此,我的主君,我就猜不透了。

理查王

若不是为了要来当你的主君,你哪儿猜得透这威尔士人要来干什么。我看你是想造反,想去投奔他。

斯丹莱

不是,我的好主君;不要怀疑我。

理查王

那么你那些可以反击他的人马呢?你手下的那些人到哪儿去了?他们难道不在西海岸护送叛徒们下船登陆吗?

斯丹莱

不是的,我的好主君,我的伙伴都在北方。

理查王

别有用心的家伙,他们呆在北方干什么?此刻不正该来西边勤王吗?

斯丹莱

陛下,他们没有接到王命;请求陛下准许我去走一遭,集合我的人马,按陛下所指定的地点和时间来会合。

理查王

嘿,嘿,你好去投奔里士满呀,我可不会放心你。

斯丹莱

最崇高的君王,你没有根据来怀疑我的心。我从来没有,也决不会背叛你。

理查王

那就去吧,去召集你的人马;可是要留下你的儿子乔治-斯丹莱;你可不要动摇,否则他的头就保不住了。

斯丹莱

且看我是否忠于你,再由你去处理他好了。(下。)

一使者上。

使者

我的好王上,我听见朋友们纷纷向我传报,此刻德文郡一带有柯特纳和他的兄弟,那个目中无人的克塞特主教,他们结集了许多羽在兴兵作乱了。

另一使者上。

使者乙

我的王上,在肯特郡,基尔福德一族人拥兵反叛了;还随时在纠集更多的叛徒,兵力不断增强。

又一使者上。

使者丙

我的王上,强大的勃金汉的兵马――

理查王

滚开,猫头鹰!一个个都来叫丧吗?(打他的面颊)吃我这一掌,没有好消息不准来。

使者丙

我正是要报告陛下,勃金汉的人马被水冲散了,山洪忽而暴发,他已溃不成军;他自己也失踪了,已经不知去向。

理查王

我请你原谅;拿我这袋钱去,赔补那一巴掌。可有哪位朋友想得周到,悬赏活捉那叛徒没有?

使者丙

已经宣布了悬赏令,我的王上。

又一使者上。

使者丁

我的王上,据说,托马斯-洛弗尔勋爵和道塞特侯爵已在约克郡备战;不过同时要报告陛下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布列塔尼舰队被风暴吹散了。里士满从道塞特郡派出了一只船去探询岸边的人,问他们是接应他还是在抵抗他;据他们回答,他们是勃金汉派来支援他的;他不敢相信,扯起船帆回布列塔尼去了。

理查王

进军,进军,我们已经武装好了;如果不同国外敌人战,也要就近平服国内的叛徒。

凯茨比重上。

凯茨比

我的主君,勃金汉公爵就擒了,这是最好的消息:里士满伯爵率领了强大军队在弥尔福登了陆,消息很坏,但是不能不讲。

理查王

向萨立斯伯雷出发!我们只顾在此议论,而王位之争的胜负可能就取决于这一刻间。传令把勃金汉解往萨立斯伯雷。我们大队人马跟我一同出发。(同下。)

第五场同前。斯丹莱勋爵邸宅中一室

斯丹莱及克利斯朵夫-欧锡克上。

斯丹莱

克利斯朵夫爵士,请为我转告里士满:我的儿子乔治-斯丹莱被扣留在那只吃人兽的栅栏里了。只要我一动手,小乔治的头便要落地;目前我不能来帮忙就是怕这件事。好了,去吧,问候你的主公。还有一句话,告诉他王后已满心同意他和公主伊利莎伯订婚。但请问这位高贵的里士满此刻在哪里?

克利斯朵夫

在威尔士的彭勃洛克,或西哈佛福。

斯丹莱

有哪些重要的人去归附他了?

克利斯朵夫

华特-赫伯特爵士,是一位有名的战士,吉尔伯特-坦尔波特爵士,威廉-斯丹莱爵士,牛津,著名的彭勃洛克,詹姆士-勃伦特爵士,还有莱斯-阿-托马斯,和他英勇的弟兄们,以及其他许多有名的贵人;他们都在向伦敦推进,只看路中是否会遭遇袭击。

斯丹莱

好,快去回报你主公;我向他亲切致意;这封信可以说明我的心情。再会。(各下。)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fodkj.com  励志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